在山林逐漸消失的年代,族群文化該何去何從?
幽谷.瓦歷思Yogu Walis選擇起身捍衛,重拾賽德克語創作一首又一首的歌,融合跨界流行音樂元素,彰顯部落光輝與榮耀,傳承族語及紀錄這島嶼上美麗的風景。

幽谷.瓦歷思 Yogu Walis
集清亮嗓音、深邃五官、舞藝、詞曲創作於一身的幽谷,來自南投仁愛鄉廬山部落,自小在賽德克族人群居的精英村成長。大學就讀護理系並曾任醫院的白衣天使,在照顧患者的過程中,發現音樂療程竟使病患的健康回穩、甚至更勝藥物!
音樂擁有強大的能量,讓幽谷決心未來要用音樂幫助更多的人。

懷抱著理想的幽谷,學生時代便開始熱衷於歌唱,歷經大大小小的表演、比賽及選秀活動等,也曾離鄉北上參與演藝公司練習生,追逐鎂光燈下的夢想,不斷地揮汗練習、精益求精,力求站上舞台的機會,期望有天能夠榮耀部落。

以母語創作而「存在」
在現今母語消失、族群文化式微的日下,幽谷警覺到傳承的斷層:「每當耆老們紅著眼眶、講到消失的紋面與過去種種,總讓我深感危機意識,若是沒有人再去做傳承,可能文化就會消失,搞不好連自己都沒了。」

《消失的幽谷》即是講述危機意識的概念,專輯封面對比「年輕與老化」、「現代與傳統」、「科技與自然」等議題;山林的消失、世代的推演,卻讓許多年輕人迷失在取而代之的水泥叢林,逐漸隨著世俗「消失」。幽谷期望透過族語力量,勉勵許多同為都市型的原住民,找回自己的根。

《消失的幽谷
幽谷個人首張專輯《消失的幽谷》跨界流行揉合多種音樂元素,融入部落傳統樂器,在曲調中勾勒出世界音樂的無限格局。

幽谷的創作多來自生活體驗,從自身部落與都市生活的經歷碰撞激發靈感的漣漪。如獻給自己的母親與外婆的《Bubu》,是人生中第一首創作,傳達自己在外打拼,心所牽掛著的心靈支柱,洋溢真摯的感謝。《親愛無私的愛》發想自親愛愛樂弦樂團,描述兩位老師無怨無悔地付出、帶領原住民小朋友在維也納比賽奪冠,讓世界看到台灣。幽谷願把自己所見的感動用作品記錄下來,把這些愛繼續傳送下去。

專輯中也有著探討自我、追尋人生的意象。
首曲《死蔭的幽谷》講述從過去低潮中的自己,逐漸找到自己心之所向,彷彿從幽暗深谷走出光明,以打擊樂呈現賽德克祭典的聲響,肅穆祈頌《詩篇》的23篇聖歌,迴盪重生。
《霧》則是在呼應整張專輯的概念;幽谷居住的廬山海拔很高,夜晚道路被霧埋沒,讓人彷彿迷失了方向,幽谷以此神秘的意象傳達:「不論霧有多麼迷幻與濃厚,只要衷於自己,就不會被影響,不被這世界的框架給束縛。」

幽谷有多首圍繞著部落文化的樂曲。
《媽滷個蛋》是族語發音的空耳直翻中文,意思為讚美一個人長得好看,整曲歡快活潑,乍聽之下是很可愛又簡單的歌,但此曲的誕生其實百般波折,創作過程中被製作人來回退件十餘次,幽谷絞盡腦汁,反覆修正研擬,其中也加入自己口頭禪「don don don」等琅琅上口詞句,花了非常多精力設計出大人小孩都好學、好記的歌詞。

《O balay wah》旨在控訴原住民保留地遭受漢人的誤解與抹黑攻擊,編曲使用World Percussion大量灰暗的音色營造祭典的和弦,配上南投山地現場即景收音,融入族人合聲、果實搖鈴、金屬碰撞等,歌詞以向祖靈的呼喊求救表達心聲,創造極具強烈的意識。

《殺豬日》是關於部落傳統習俗:結婚嫁娶時,男方會殺豬,將豬肉送到女方家。MV以動畫作為呈現,具時尚的構圖與形象設計,佐以撞色系搭配,組合成鮮明強烈的視覺體驗,賽德克族傳統文化躍然紙上。此曲以歡樂的節奏,描繪族人結婚的歡慶場面,太魯閣族歌手Lowking也加入rap元素,大展男方喜宴中的幽默與霸氣。

「投身族語創作,讓我更像自己。」
幽谷如此介紹著自己,身上流著的血液是自己反璞歸真的靈魂;《紋面》、《紋面耆老獻聲》的曲目介紹了賽德克族臉上的驕傲榮光,邀請國寶級的賽德克族紋面耆老 林智妹奶奶獻唱,幽谷:「賽德克族對於死亡的想法是樂觀的,我們死後會走過彩虹橋,歸回祖靈的居所,臉上的紋面便是重要象徵。」

在《消失的幽谷》專輯中,幽谷將自身化為逐漸逝去的文化,積極地傳達部落族群的傳承重要性,同時也以新浪潮音樂形式詮釋族語,重新吟出賽德克的悠揚歷史。

幽谷願以音樂作品鼓勵更多人,不論是任何族群,期勉大眾都能進一步了解自身文化、找回自我;而幽谷除了歌手身份外,也是魔術Youtube頻道黑客Channel成員,不設限的態度迸發更多靈感與可能性,也讓大家看見幽谷更多元的一面。

採訪、文字:湧泉
形象照由好痛音樂提供。採訪攝影:游哲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