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記

一個一開始聽到會以為是港式茶餐廳的名字

我跟他是在一次的錄音器材買賣認識的

『一次買那麼多器材,這個人是不是很有啊!?』

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個印象

然後,與他多次深談後

發現他是一個亦可浪漫亦可務實的人

不管是經營場地或是經營工作室

他都先從一個大膽的想法開始

但是很踏實的一步一步完成

有時候也許會不小心走錯

但他總是把承諾視為首要目標

不答應的事不隨便開口

開口了就會盡力做到

這是我認識的亨記


 

你是如何開始接觸這個業界的?

大學時期,家中經濟狀況不是很好,一次兼三份工
有在服裝設計公司擔任美術統籌,主要影像、設計相關
也在音樂工作室教吉他
後來因為跟工作室的理念不合,就離開了那個環境。
後來思考了一下,在音樂這件事上,『 我能做些什麼? 』
由於設計本科的關西,決定先從音樂作品視覺設計開始,也正式的踏入了音樂製作的圈子內。

 


 

為何想成立自己的品牌 On Studio?

最早是有唱片公司的人來找我洽談過,希望擔任他們團隊中其中一個製作的角色
也是第一次見識到了『 工業制度 』的音樂製成,包含預算的掌握及製作分配。
但很快的也接收到了第一次的衝擊
也因為如此見識到了創作音樂人會碰到的無奈或是說應該就是這樣子?
在受到震撼後,也在思考著『 我能不能用跟你們不一樣的方式 』

這個選項,這個品牌就這樣出現了。


 

On Studio 是如何創立起來的?

後來跟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夥伴『吉他之神』小米
當時是一起玩著藍調、享受在音樂中飛的情緒
在有共同的理念下,想要成立一個 『自由』『 公平 』『 互助 』的環境
當時也希望不是用一個長幼序的體制來帶領後輩
所以在有共識的情況下,就決定以俱樂部的形式來成立工作室
大家一起分擔 場地 / 器材成本,大家也可以互相幫忙及交流

初代 『On Studio』 就這樣成立了。 

但是第一個問題很快就發生了
我發現在這個體制下成長的人,很容易自負
當出現這樣的人的時候,大家說什麼他都聽不太進去
忘了將 『 感恩 』放進成功這個結果
會把許多的功勞往自己身上攬
根本不知道別人幫你做了多少事
除此之外,其他的問題也逐漸地發生
工作室人員的管理、空間維護、噪音管制等等
也產生了與小米的第一次的意見分歧
他想要走教學,而我想要進入專輯發行產業裡
後來我們就拆夥
我那時正式的把 『 形上娛樂 』登記成公司

這就是 On Studio,一個他與夥伴一起實現理想的地方



On Studio 主要是在做什麼?

音樂當然是第一位,但音樂跟創作人的關係很直接
所以不太能說是在做,可以說是怎麼發生
硬要說起來 On Studio 一開始是以視覺製作為起家
包含到現在也都是以製作為主

基本上是大事小事都做
發展到現在也很確定工作量是可以穩定輸出的
像最近多加入了特效化妝的部門,也很受歡迎
所以在音樂這塊的合約執行能夠更大膽,嘗試更多的方法

空間也不是說很大,但該有的都沒有少
練團、寫Demo、創作、抽菸、聊天

一個可以讓你放鬆創作跟整理思緒的空間



跟滾石的合作感覺如何?

在因緣際會下,跟滾石有了合作關西
記得第一次見到段總經理,他說『做音樂要完全跟著音樂創作者的想法做』,我很認同。
自己也很喜歡滾石包裝經典的方式
在滾石的合作之間,一直都是很Chill的,所以到現在都一直穩定合作
也從滾石裡面看到很多我之前誤解與沒看見的。



最一開始你們是如何開始發行與製作的?
什麼轉戾點讓你們覺得開始有了信心?

初期也是慢慢的回饋了當初在工作室的同伴們
用小成本的方式幫他們製作作品,也慢慢地丟上平台
第一次的網路發行是個轉戾點
剛好是發生在李權哲身上
最一開始有發出 李權哲的 你不會說

但點擊率跟討論度迴響沒想像中來得好 就會開始浮出

『 幹,三小,花了這個錢,拍了我們想要做的,但沒人看』

但隨後就會想到『好啦,要別人一開始就買單是不太可能的,是需要花一點時間讓大家習慣一下,所以就繼續試試看嘍!』

後來也作了新的嘗試

所以有了權哲跟獨聲子 Indiesound的作品

不停手 

乾旱 



那這兩支的反應如何

上線後,反應都還不錯,兩週內都相繼破了十萬點擊率

此時也開始感受到了作品的威力,也不停的接到了邀約

因為突如其來的邀約,也會遇到很多以前沒有遇到的狀況

但是我對團隊內的人,都是誠實以報,我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

大家都是一起努力的人,也需要大家一起去解決狀況…

(待續…)



編輯訪後感

其實會有想要這個訪問,主要是我剛好在他轉型之際認識了他
然後看他莫名其妙做了那麼多事
就突然就有了想要訪問這個人的想法

因為這個人真的有點奇妙
感覺一直不知道他接下來要幹嘛
但每次丟出來的作品總是令人驚艷
如果說要形容他的話

我會用
Chill上天的軍師
來形容他

訪問一篇文章說不完,所以還會有一篇喔


編輯:Tommer Lee
照片提供:亨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