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日系偶像的印象,不外乎是王道可愛、活力四射的唱跳演出,霓虹舞台燈幕下迷人甜美的笑容,繽紛夢幻的服裝設計恍若遊走二次元與三次元之間,給予粉絲無限美好的幸福感,幾乎可以譽為一個帶來夢想的職業。揉合ACG文化和流行音樂元素,各式各樣的偶像團體誕生,日本的偶像文化延燒亞洲各地,不外乎在親近日本文化的臺灣土地上也漸受矚目,興起一波熱潮。其中,無論是透過大型經紀公司主流出道的線上偶像,又或在展演空間定期公演的地下偶像們,這些懷抱夢想的女孩共同仰賴燃燒青春的熱量與顏值,為觀眾帶來正能量。

正如生命的縮影許在有限的青春時光,人們都希望活得璀璨耀眼,在廣袤世界留下自己獨一無二的生命印記,女孩們也同樣地渴望能在自己最閃閃發光的人生階段,站上舞台發光發熱。追逐夢想的道路上,努力不可或缺,好的舞台仍可遇不可求。就在今年,日本偶像經紀公司TOYPLAトイプラ跨海來臺進行甄選,此舉成為夢想踏上偶像之路的女孩們,其生命的轉捩點。

2020年1月,TOYPLAトイプラ公布在臺活動資訊和新團海選,由日本偶像團體煌めき☆アンフォレント的製作人木本憲志 a.k.a. へなぎ(HENAGI)親手打造。爾後,歷經兩個月百人角逐,海選最終選出五位亮眼的女孩,正式公佈成團:月宵◇クレシェンテ(音讀:Luna Crescente,簡稱LUNACURE)——來自臺灣的純日系偶像團體。

這次專訪當中,我們將細聽月宵◇クレシェンテ女孩們的心聲,以及從地下偶像一躍而變的心路歷程。

月宵◇クレシェンテ是臺灣屈指一首的偶像團體。由左上至右下
分別為團員 桜羽初季、眠璃姬子、夢乃漓雪、瀬戸あいな、花凪梨理。

▎對未來的不安,淬煉成實現夢想的能量

今年4月成團以來,每週幾乎場場售罄的定期地下公演,直到在月初臺北三創Clapper Studio,展開動員四百人的出道專場,月宵◇クレシェンテ的表現愈發純熟,每一次演出露出的笑容仍舊燦爛不變。近半年的時光過去,回顧被歌唱舞蹈課排滿的日常、緊湊堆疊的演出行程,艱辛背後卻也日漸密實的情感,汗水將她們淬煉得更加耀眼。

步下五光十色的舞台,卸下可愛的制服裝扮,她們還是一群會對甜點菜單猶豫不決、考慮卡路里攝取量的普通女孩,相談走進職業偶像前的生活,背景同為地下偶像出身的五人經歷相似:離開原本所屬的團體,選擇為更大的舞台孤注一擲⋯⋯夢乃漓雪分享起初的擔憂:「擔心萬一海選沒選上的話該怎麼辦,過程蠻煎熬的,畢竟有可能無法回到原先活動的團體,得重新考慮下一步。」

夢乃漓雪

「我們都賭了一把。」瀬戸あいな靦腆應和,每個參加海選的女孩都放棄了生活重心的一大部分,出身高雄的她離開正職工作,懷著忐忑的心北上甄選,如今要慶幸沒有辜負當時毅然決然的自己,她說,現實面上感受最大的改變是環境,「因為我和姬子分別是從高雄和臺中搬上來,老實說,這還是我第一次自己生活,最初三個月過渡期花了很多心力習慣⋯⋯加上我對美食很挑剔,目前還在努力尋找臺北好吃的東西(笑)」

月宵◇クレシェンテ正式成團後,理所當然展開充實的全職偶像生活。練習、演出、拍攝,緊繃行程和繁複課題,走進職業的過程,五位女孩們一再摸索站穩其上的姿態,花凪梨理分享:「我在加入月宵前也是一邊讀書,一邊在之前的團體活動。現在是真的不太有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一面談論時間管理的重要性,桜羽初季笑著説:「就像我們的團名一樣,連作息都變得像月亮,經常在夜晚現身。」

 

桜羽初季

花凪梨理

 

▎挑戰多方嘗試,想飛往更高更遠的地方

勇於挑戰的月宵◇クレシェンテ,曾二度登上雜誌「SEXY NUTS」,參與在高雄的潮流指標夜店Cocco的派對活動,登上臺中赤聲躁動音樂祭主舞台創下同時段最多觀眾紀錄,陸續走上嘉義市搖滾音樂祭無限自由音樂藝術節搖滾連續祭 Combo Rock Festival 舞台,更參戰跳舞搖滾樂團P!SCO發片巡迴。

偶像的可愛魅力融入獨立音樂演出,月宵◇クレシェンテ試圖跳脫大家熟知的「王道偶像」的框架,選擇結合多元元素,使她們在臺灣日系偶像界的地位迅速竄升,也在各領域備受關注。對於接下來的活動,是否還有其他想挑戰的部分,月宵◇クレシェンテ告訴我們,想做的事情還有好多,「期待能嘗試Full-Band的現場演出、甚至和獨立樂團合作。當然如果有機會,也希望我們能登上時裝活動的舞台。」

瀬戸あいな

 

實現這些之前,她們則兌現了屬於自己的出道專場「月宵◇クレシェンテ Debut 1st One-man Live -MOONCHILD-」。誠意十足的節目安排、妹團陽光◆スペクトラ(Sol Spectra)首次亮相,演出18首歌曲,包含團員各自的solo橋段、由日本製作人專屬打造的原創曲〈幻想◈MOON CHILD〉中日文版本、全新正式服裝的發表⋯⋯等等,完成一個精彩十足且令人難忘的出道之夜。(推薦閱讀:成為最閃耀的月亮:臺灣日系偶像月宵◇クレシェンテ出道夜

「月宵◇クレシェンテ Debut 1st One-man Live -MOONCHILD-」演出畫面

 

▎透過我們的光芒,照亮未見的臺灣偶像生態

令和年代光彩揭幕,預告錯以為格外精彩的2020年,隨著疫情日發嚴峻戳破了美麗的遙想泡沫。迎來意料之外的新時代,防疫新生活促使音樂展演型態轉變,仰賴現場演出和粉絲互動為養分大宗的偶像活動同樣損傷不少,對於原先應該前往日本受訓的月宵◇クレシェンテ來說,更是一大措手不及的消息。

重新調整心態,留在臺灣初步發展,月宵◇クレシェンテ選擇踏上不同型態的舞臺,繼續耕耘她們所愛的偶像文化,瀬戸あいな説:「目前臺灣的日系偶像生態在資源與客源相對不足,可能很難像我們一樣能夠有自己的創作曲,活動也受限許多。若能透過我們在臺灣的活動因此認識偶像文化,那也是一件很棒的事!」

眠璃姬子

瀬戸あいな

 

身為日本偶像煌めき☆アンフォレント綺星★フィオレナード的妹團,月宵◇クレシェンテ在日本製作人へなぎ領導下繼承宇宙元素的純正血統組成,娓娓道來原創曲的創作理念,夢乃漓雪介紹:「製作團體時有分配陰陽屬性,我們的組合設定上偏陰,這次專屬月宵◇クレシェンテ的原創曲〈幻想◈MOON CHILD〉也以這個方向創作,表達內斂的情感表現,這一點和一般常見的偶像團體的正向陽光感比較不同。

構築夢想的路途遙遙,面對將來膨脹的未知感與不安,月宵◇クレシェンテ沒有退卻。成為月亮的路上,記得保持燦爛笑容,充滿朝氣招呼,像深夜中愈發皎潔明亮的月光,照亮台下每雙暗黑裡覓光的眼睛。接著,你會聽見她們說:帶給你如月亮般美好的笑容,我們是月宵◇クレシェンテ!

 
▎快問快答!你不知道的月宵◇クレシェンテ

 練習或演出中發生過最印象深刻的事

初季:有次考完統測要去趕演出,準備上臺時已經演到第二首歌了,那是我第一次演出遲到
あいな:演出滑倒,我們常常去的空間地板常常很滑,幾乎大家都有跌倒過(汗)
漓雪:有一首歌的演出PART,我經常被各團員嚇(眾人竊笑)
姬子:我和初季合作有首歌要甩毛巾,結果不小心甩太高,卡在Livehouse的Truss拿不下來,只能放在上面

 一起去外地演出時,最早和最晚起床的人是誰

全員:通常是初季最早到,あいな最晚到!

 如果只能選一位團員作為旅伴,大家會選誰?為什麼?

漓雪:梨理,她是我的心靈伴侶!
我很難入睡,身邊需要有她在,我們以前有同居過,睡在一起很久了(?)

初季:梨理~因為我是大FAN,我甚至會買她的拍立得
姬子:我大概是全團最無法自理的人,全團應該只有漓雪可以照顧我。我還會定位她的位置(恐怖情人??)
あいな:我選漓雪,因為我覺得她願意幫我做很多事(漓雪:所以我是工具人嗎?!)
梨理:我也會選漓雪,理由和漓雪是一樣的(靦腆笑)

 若用動物形容,團員會是什麼動物?

漓雪:我很喜歡家禽類,尤其是卡納赫拉的P助,所以希望自己可以是隻小雞
   雖然團員們覺得我應該是豬,因為我的食量很大!(姬子爆料:她一個人可以吃五人份早餐)
初季:之前被說很像水獺,我也很喜歡,就一直有這個設定到現在
姬子:我最近比較代表性的是薩摩耶,演出的照片和薩摩耶很像,粉絲都會幫我做表情包
あいな:狐狸,被說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很像,會瞇成一條線,和狐狸長得很像
梨理:貓(漓雪:靠近就跑掉,保持距離就會突然被擁抱?)

 

 

___
採訪撰文:Keitei Yang(東京兜圈
演出攝影:MIAO’s photography
場地提供:Routine Coffee
特別感謝:TOYPLAトイプラ / MUSiC GEAR 音樂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