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一年多前,我到Revolver看緩緩、Manic Sheep以及日本Dream-Pop團For Tracy Hyde的共演,那是我第一次看緩緩的現場表演。表演結束後,我問主唱兼吉他手Coco新專輯的籌備進度,她笑回:「好像在問論文進度,讓人壓力好大喔!」

時間快轉到一年多後,當我再度和緩緩的三位團員——Coco、貝斯手柏豪、鼓手一珍面對面,原本還忖度著該不該說出自己的身分,沒想到Coco先開口了:「欸?你是不是之前有來看過我們的表演?」就連相遇的地點、問過的問題,Coco竟然都還記得!我與緩緩的專訪,就在Coco驚人的記人才華下揭開序幕。

整體聲響更偏向民謠 貼近創作原型

經過一年多的等待,緩緩的首張專輯《水可以去任何地方》終於在10月16日發行。有別於前兩張EP《緩緩》和《Charlie》,新專輯的整體聲響更偏向民謠、貼近Coco一開始創作的原型,也加入了不少原聲樂器的使用,如Conga、三角鐵、Cabasa等,和聲的比重也較以往來得多。

一手包辦專輯詞曲創作的Coco解釋,這樣的轉變折射出她本身的聆聽喜好,近幾年,她也聽滿多民謠、爵士甚至電子曲風的音樂,「而前兩張EP正好處於慢慢轉變的時期。」作為主導專輯音樂風格的要角,Coco對每首歌的編曲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柏豪笑說,有時聽完Coco對編曲的「干涉」,他都露出狐疑的表情,心想:「這是什麼東西?」

不過玩團就是這樣,每個人對音樂作品的想像多少無法一致,面對這些合作上的衝突,「大家就是找一個彼此都可以接受的平衡點。」相信曾經有過的討論,都已化成了養分,呈現在《水可以去任何地方》的每首歌曲當中,以及緩緩更遠的未來。

那些關於生產專輯的不易

一張專輯的誕生總有生產它時的痛,對一珍來說,「一次錄九首歌負擔還滿大的,錄音過程也會發現自己有很多不足,要做出心中理想的聲音沒那麼容易。」柏豪則認為,新專輯的音樂風格、編曲方式對他來說很有挑戰性,「我以前是走大塊、破音的風格,但新作品在編曲上細膩許多,要控制力道呈現貝斯聲線的表情。」

Coco分享的則是進到錄音室階段的部分,自認對錄音的器材還不夠了解,時常需要借助錄音師的建議,討論一首歌適合什麼聲音、用哪個器材,如琴、貝斯、套鼓、麥克風等,才能貼近她對這首歌的想像。「進到錄音室這個階段還是有很多未知感,希望自己之後能掌握更多這方面的細節。」

任性發問:最推薦哪一首新歌?

即便每首歌都是心肝寶貝,我還是任性地問了緩緩「新專輯裡最推薦哪一首歌」,而三個人給的答案都不一樣。〈夢露〉是一珍的心頭好,反映著她對打擊聲響的喜好,一珍說:「這首歌嘗試了很多打擊樂器,是製作過程最好玩的一首,做出來的結果也跟一開始想像得差很多。」〈夢露〉作為緩緩第一首「Bossa Nova」曲風的歌曲,不論配器、編曲,也都是突破之作。

柏豪推薦的是〈Thousand Miles to Your Mind〉,「從主歌到副歌,電吉他音牆和情緒逐漸堆疊達到高峰,整個過程很順而且很完整。」在編曲上,這首歌並沒有花很多時間,成果卻令他感到不可思議。

Coco推薦的〈水可以去任何地方〉也是靈感來源最特別的一首。「這首歌是五五身貝斯手林冠彣給我的靈感!」Coco的這句話立刻引起其他兩位團員驚呼,柏豪在旁邊急著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說清楚喔!」

原來,她曾私底下和冠彣分享彼此的表演心得,還向對方討教表演秘訣,沒想到冠彣的方法竟然是「錄下每次表演,回家不斷重播,找出改進的地方」。深受冠彣的努力所感動,Coco寫下了〈水可以去任何地方〉的第一段歌詞,提醒自己,身邊有很多同儕正在不被看見地努力著。

精選專輯紙材 貴都貴在這啦

若你有購買《水可以去任何地方》的實體專輯,一定能觸摸到它的精緻和細膩。除了封面的水滴和字體全都打凸及局部上光,外盒及內頁的紙材也都精心挑過,「(製作成本的)貴都貴在這啦!」Coco笑著介紹,內頁的文字排版很有意思,配合歌曲名稱,呈現出水流、山景和日出的樣貌;若是中文歌曲,還會附上一段英文版歌詞,讓緩緩的音樂與國際接軌。

為了呈現純淨的感覺,設計師吳翰將CD設計成全白的樣子,「但其實上面有字,需要很仔細看才看得到。」吳翰分享緩緩這次專輯給他的直覺感受,是「將生命經驗如水滴般純淨透明的流露,作為自我人生階段性的注解。」


聊到近期計畫,除了最近在忙的北中南小巡迴,接下來還有貴人散步音樂節、簡單生活節的演出。「12月還有我們的第三支MV要上,是認真拍的!」緩緩敬請樂迷期待,同時也預告,明年1月7日在台北Legacy,他們將有一場full band的專場演出,「很緊張,歡迎大家來看我們的表演!」

採訪、文字/小花 照片提供/緩緩    攝影/ Zhang Ahuei 張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