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的山盟海誓音樂祭 Wind & Current Music Festival,其名稱是來自拍謝少年 Sorry Youth的新歌〈山盟〉,地點辦在台北信義區的虎山,因為歷屆虎山音樂祭以及游牧怪奇音樂節都在同一場地,再加上離市區距離相當方便的關係,許多樂迷對於這場地並不陌生,是否可以在同樣的場地做出與先前的活動有所區別的調性,是決定這第一屆山盟海誓音樂季是否能給觀眾留下特別印象的重要條件之一。

過往許多音樂祭活動的模式,比較像是以音樂節活動為主要意義,在音樂節的架構下,由主辦單位邀請、海選或徵召各方樂團來表演讓活動能夠為整個活動充滿音樂。仔細觀察,山盟海誓音樂祭的成型模式,則是一種相反的生長方向,原本應該是拍謝少年的表演專場,但因為有了場地,覺得可以實踐一些想玩的東西,想把表演搞得更精彩也更盛大,大到讓整個活動活脫脫就是個音樂祭規模,變成以樂團本身與專場表演為基底而長出的音樂祭,這在這樣的模式下,音樂成了主要意義,而不是活動本身。

微遠虎山不算是大場地,只有一個主表演舞台,小規模音樂節對於流程的順暢度,動線安排,現場的環境維護,還有時間控管等條件皆較為有利。這次的山盟海誓雖然是第一屆,卻感覺已經完全能夠掌控這些優勢,同時兼顧表演水準與現場氣氛,第一屆便能做到這樣的呈現,拍謝少年團隊的執行策略絕對值得肯定。

 

也因為規模較小的關係,逛了一圈便能輕易發現一些有趣的巧思,例如因為響應活動名稱,以藍(海)綠(山)燈光作為視覺主體的主舞台設計,酒攤的收據上特別印製了拍謝少年Logo,讓收據變得更有紀念意義,還有現場到處擺著的許多繪畫招牌,雖然這些東西對表演本身不太有影響,但這些東西的存在確實能讓參加活動的人對於音樂祭的體驗記憶添加更多的色彩與符號。

 

這次的場地內部有個舊宮廟舞台,樂團中間的表演換場時間,在宮廟空間的場內外安插了啤酒搖搖車大賽,還有卡拉OK猜歌比賽,作家講座、似顏繪攤位、戶外料理教學等活動,其中戶外啤酒搖搖車大賽非常特別與搞笑,也因此吸引了最多觀賽及加油助陣的觀眾,讓轉場空檔中的現場氣氛熱度持續不間斷。

卡拉OK猜歌大賽得進行方式也很特別,是把兩首歌得音軌疊再一起撥放,參賽者必須要聽出是哪兩首歌,選歌上也特別貼合參賽的觀眾,所有撥放歌曲全是獨立創作樂團圈的作品,就是一場的是量身打造屬於音樂祭客群的卡拉OK比賽。

主表演舞台除了拍謝少年本身以外,也另外邀請到了榕幫 Banyan Gang最後大浪 純風粉淺堤 shallow levée五五身 Fiftybodyfifty還有Flesh Juicer 血肉果汁機,演出陣容可以感受到是有特別思考與安排過,除了五個樂團的風格全都非常不一樣外,現場更可以明顯感受到所有觀眾的情緒是隨著表演流程一層層加疊熱起來的,到了倒數第二團血肉果汁機時,現場的氣氛已經完全被填滿,血肉在這樣場地的發揮度超強,像是在場的每一個角落都能完整接收到的100{cb1a216754662bc697c0bb6afc1795c0956a75bce4f40be105b41b35b793bbd0}能量般震撼,最後壓軸的拍謝少年誠意十足地給了所有聽眾滿滿驚喜。

在大港之後再次聽到了與安溥合唱的〈暗流〉現場,還有在去年底推出的新歌〈山盟〉也在今晚讓大家聽到了搖滾版完整七分鐘的首次LIVE演唱,與血肉果汁機&栢樂座(中場楊秀卿說唱)合體的〈契囝〉更是讓現場完全沸騰,台上彷彿魚頭對豬頭的對決畫面我想在場所有觀眾應該都能畢生難忘。

第一屆的山盟海誓,就完整性、流暢性、趣味性與精采度來看,毋庸置疑辦得非常成功,2019年在大港與覺醒相繼消失,春吶也整個走味後,這些事件都大大影響台灣的大型音樂祭生態,山盟海誓這規模的專場型音樂祭,對於台灣獨立音樂圈是一次非常好的可以去思考與學習的例子,依然期待台灣的獨立音樂圈能夠有更多精彩有趣的表演活動,也期待明年初時,能夠見到第二屆的山盟海誓,這一次,我們謝謝拍謝少年。

撰文:MAXMUSIC音樂誌 / 黃祥瑾
攝影:MAXMUSIC音樂誌 / MIAO’s phot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