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 live house 營運困境在這幾年已有許多音樂評論訪談討論,結論大概在於「天團朝聖場」以及「音樂祭過剩」兩現象。當時各種論戰有 beef 也有策勵未來的氣味,而今室內密閉空間轉眼成過街老鼠,live house 此刻之慘不言而喻。雖說現在台灣防疫獨走全球,但 live house 何時能辦表演,表演要敲誰來唱,唱了會不會有人來,都是未知數 ,一個大家能不能撐過去的未知數 。  

產業不景氣加上疫情影響 國外藝人不來雪上加霜

首先想提個人對疫情的認知,是 至少近一年左右才會獲得全球性的緩解。主要在於無症狀感染極多,現階段看來必須等到有效疫苗問世才會開始真正的重建,而 經濟面重建可能又是至少三五年的時程。

假設營業再開,要以過去的朝聖場來維持營運吧,但莫忘其中不少是國外藝人場次。這點坦白說我個人蠻悲觀,就未來至少一年,國際藝人來台演出很可能全面停擺。
  
第一個當然是以疫苗問世預計時間來估,普遍認為尚需一年至一年半。疫苗出來前即使疫情趨緩,各國不一的檢驗率與確診率裡藏有太多未確診感染者,在這個前提下 #台灣不太可能全面開放外籍人士來台。即使以演出工作簽等個案辦理,入境至少一週以上的檢疫措施勢必仍需維持執行,以巡迴演出日程及預算來說已幾近不可能。
  
再來是目前幾乎可說看不到盡頭的 #航空業寒冬,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要面臨運量減少,以及機票價格上升的情況,即使前述檢疫問題能以預先篩檢等方式權宜,在機票的成本上很可能會變得難以負擔。
  
此外線上演唱會正以 VR / 多視角等新體驗,開啟後武肺時期的串流演出模式。「線上化生活」在這幾年早已不是新課題,live house 的現場價值已經接近有點像在道德勸說,只是萬萬沒想到今天防疫會成為串流的最大助選員,也更是無法海外巡迴時期的最佳備案。順帶一提坦白說線上演唱會對演出者及樂迷都其實是不錯的選項,但現場的體驗絕對無法被取代。這雖是老生常談,但實在很需要對健忘的台灣樂迷多多提醒。

以日本為借鏡 產業互助共體時艱  

整體來說,如果台灣 live house 或活動主辦仍以過去思維迎擊接下來的音樂展演危機,我想會有點危險,但如果能在某些關鍵點轉變一些圈內舊有的mindset,可能會是很好的一次洗牌。相對來說日本目前遭受重創,但對於災後重建自己是還蠻樂觀,分享一下觀察。
  
首先是日本政府此次的無神經防疫飽受批評,並在未有紓困配套方案的情況下於 2/26 發表娛樂場所自肅歇業要求,頓時讓音樂圈陷入生存困境。
  
於是 3/27 Techno 大老 DJ Nobu 及下北澤 live house Three / LIVE HAUS 主理人スガナミユウ等人發起 SaveOurSpace」請願,連署要求日本政府提撥紓困補助預算,發布後幾天內包括坂本龍一在內,不分流行獨立或幕前幕後的業界人士紛紛加入。而後日本樂界自主發起募資計畫開始陸續出現,包括超佛心的 origamiPRODUCTION 對馬芳昭主理人在 4/2 宣布自掏 2000 萬日幣設立無償救助基金,小區域性的也有像澀谷周邊多家老牌選樂 DJ bar 一同設立收費聯合直播的「澀谷小場地聯合會(渋谷小箱連合会 / Shibuya Smallclub United)」。而前天自己換帖好友樂團思い出野郎Aチーム,發布以每年固定的巡迴標題發起「SOUL PICNIC FUNDING」募資計畫,資助對象是長期以來受到照顧的、以及今年樂團原訂巡迴的多間演出場地及相關主辦與工作人員。最新的則是 toe 發起、包括東京事變等七十多組單位加入的「MUSIC UNITES AGAINST COVID-19」計畫,號召樂迷以購買數位合輯的方式來資助全國live house
  
這幾個自救計畫雖然都在很短的時間裡出現,卻也有著很高的完成度與號召力。其中不難發現「演出者挺演出場地與從業人員」的思維,以及「不分音樂類型的橫向串連」,此即日本長期以來無論獨立或主流、搖滾電子嘻哈場景,都能保留各自市場健全度的意識之一。

如果專以 live house 來看,不僅在於從小團養成大團的演出者視角,中小型livehouse也是培育企宣與硬體技術人員最有效的場域。且不只東京的幾個大城市無論平日週末到處都有演出可看,特別當你認識到一些從二三線城市來的樂團與樂迷時,更能強烈體會到這島國音樂農場之厚實。未來日本面對國際藝人巡迴停擺以及大型音樂祭規模限縮等困境時,本土市場健全度或許能成為災後重建的最大利器

生態重建你我有責 重整產業需有人登高一呼

個人對於日本的 live house 災後重建樂觀,相對看台灣也希望能與同業共勉,但說真的很多時候覺得,要是這樣的境內感染爆發在台灣,應該不出半年,全台純靠售票或租場維持營運、而無其他營利模式的純 live house 會全數倒光。除了前面提到的 live house 困境,另有很現實的一點在於,我們都是所謂的「幕後人員」,在幕後的號召力就是有限,坦白說最重要的角色,其實就是最能直接影響樂迷的演出者們。
  
這麼說並非要道德綁架,而是真心認為對於有影響力的人來說,登高一呼真是非常有效率的方式。在前述日本連署企劃發布時,台灣亦有日本音樂專門媒體以中文報導大咖們拋磚引玉的自救響應;台灣在境外移入病例激增的那幾週,許多演出者的直播甚至是動森線上展,亦不乏獨立音樂網站主動曝光,其實都是演出者能直接影響樂迷的最佳證明。至目前為止,台灣真的受到政府防疫單位與醫療人員的眷顧,但要能撐過對業界的重擊,不能只巴望文化部的紓困補助以自保,更需要所有跟業界有關的人,包括演出、創作、主辦、企宣、硬體、錄音、場地,以及樂迷都具備如此共同體的意識。

文章授權:DJ Spykee  編排整理:MAXMUSIC 智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