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同業朋友問我對未來台灣獨立音樂場景的觀察。我不敢大膽預測,但第一個想法是高樓平地起,重建亦然,整個圈子要回到真正的 本地思維,規模小一點但是深入一點,多些音樂味、人味,少點產業味、大大味,或許才會比較快走出困境。

台灣有很多很好的本地音樂人,是那種最適合 100多人演出 的。其實在其他國家都可以看到,這個大小(甚至更小)的演出空間多寡,是在地型場景最重要的發展條件之一。像台北古早的舊vibe(現址為肥頭)、spin、初代 TU(現址為 FINAL)、地社、聖界等等,或現在還在的台電河岸、REVOLVER、月見,台中洞穴、台南TCRC、高雄百樂門都是理想的大小。

但大約是 20082010 前後,整個環境的胃口開始養大,不少主辦單位以及樂迷都期待往更大規模的方向走去,於是場地變多、活動變多,但 200 人甚至 100 人以下的演出場地變少,新投入者傾向開設 300-500 人以上的場地,舊有場館也試著擴大規模增加客容量。

300-500 人以上的場地,票房好的演出是主要收入來源。其中雖然不乏票房好的台灣團,但在同時間音樂祭數量快速成長下,樂迷傾向參加 CP 值高、也更能盡情法大的音樂祭,於是室內營業空間限制較多的台團專場或拼盤場的票房,便相對日漸辛苦起來。

在這前提下,場館企劃與當時開始增加的獨立 Promoter,則必須以更能秒殺的天團級台團,或是物以稀為貴的國外團,作為比拼大環境走向的看板。但顯而易見的是,這兩者都是可遇不可求,長期下來便造成上篇提到的 live house 困境兩大原因,也讓新團在選擇初試啼聲的場地選項上受限。

在第一篇文章中最後提到希望具有影響力的演出者登高一呼,這裡想要再次聲明並沒有要把責任推給演出者的意思,主要是對於作為衣食父母的樂迷而言,聽到心儀的音樂人說話總是比較有力吧。所以本篇上段主要是希望透過分享 live house 的營運結構,讓樂迷知道 live house 營運面的辛苦,不得不説,台灣有很長一段時間,許多樂迷將場地視為反派角色,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簡單說起來,我個人認為的浴火重生方式,就是希望樂團或活動主辦的大家,思考要不要將過去快速膨脹期而沒紮實做到的事,一起重新做一遍。畢竟獨立之所以稱作獨立,其實很重要在於放掉大市場的資源,換取具有更高自主性的事情。而那些年很多時候我會覺得大家真的衝得太快了(包括我自己)。

就如同各行各業,livehouse文化其實有它值得深究的地方,各自的社群連結、音樂品味及規劃概念等等,都很值得樂迷去觀察去感覺。以咖啡廳比喻,有的像星巴克露易莎,有的則像路貓早秋,甚至老派的蜂大明星亦有年輕人沒有的韻味。客人可以從這些特色做出自己喜歡的選擇,而什麼樣的人成為常客,就會賦予該空間的個性,以及所謂的「人味」。

 

文章授權:DJ Spykee  編排整理:MAXMUSIC 智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