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的歷史上,228事件是一項不可抹滅,至今也沒有一個完整說法的歷史。隨著時間的洪流不停的向前,離我們越來越遠,人們開始淡忘這段歷史,年輕一代也對這段課本草草帶過的故事感到越來越陌生。為了避免這樣的現象發生,台灣共生青年協會舉辦了別具意義的音樂節共生音樂節。

不默而生,由年輕人主動發起

共生音樂節是台灣目前規模最大的民間二二八紀念活動,由一群年輕人發起,今年已經邁入第八屆,成員大部分也都還是學生。他們焦慮於島嶼上分歧的認同,以及威權時期受難者們的逐漸消逝、過往的逐漸被遺忘,於是希望能透過共生音樂節,讓社會重新正視這個台灣近代歷史上最大的傷痛事件,進而使傷痛可以作為一個互相理解的契機、和解的可能。

取名「共生」,一方面是因為「共」這個字由二、二、八所組成,另一方面也是借用了南非的ubuntu概念,透過重新記憶先前所經歷的衝突與仇恨,反思其中的正義問題,進而找尋與思索擁有不同認同的人們得以共同生活的可能,進而與歷史、與眾多的他者共生,希望能以更多元的形式倡議二二八的紀念與轉型正義。

多元活動,讓社會重新認識二二八及轉型正義

共生音樂祭和其他音樂祭不一樣直接進第一個表演開始,而是由一個『狼煙』的儀式揭開序幕,狼煙在台灣原住民代表著號招的意涵,有如中國的烽火有信號的功能。這個儀式由原住民族青年陣線開始,帶著族人的傳統在街頭爭取原住民族權益時所使用。而從2015年也在共生音樂節施放狼煙,每年228號,當狼煙升起,就是號召大家一起站上街頭。也象徵整個音樂祭的開始。在大門入口處設置的展覽區,以時序的演進分為「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沈默:威權遺緒如何生成」、「發聲:荒原中的星星之火」及「未來:二二八與當代的連結」等四個面向,從不同族群、不同觀點、不同角度來切入二二八還有,另外透過協會同學的專人導覽讓大家更能理解展覽的內容與對轉型正義的訴求。除了專人導覽外,展覽區穿差著『真人圖書館』的活動,有著二二事件受難者的家屬訴說著他們歷歷在目二二八事件以及他們對二二八事件的看法。

這次共生音樂節與往年最不一樣的特點,就是今年的特別企劃『暗房』,在昏暗空間中透過煙霧、閃光及噪音等複合媒材,讓人彷彿身歷其境在當時的二二八事件中,暗房內吊掛著當時的報紙以及二二八受難者的名單,讓人們與這起台灣歷史事件更接近一些。

另外為了不讓整個活動太過於嚴肅,也規劃了「電流急急棒」的活動。讓家長可以帶著小朋友一起參與這場音樂祭,也一起用親切的方式來瞭解台灣這段歷史。場地的兩側,也著許許多多不同社會組織的攤位,除了販賣商品外,也讓來音樂祭的聽眾了解台灣還有哪些社會議題正在發生,讓民眾除了了解二二八事件之外,也瞭解當今許多社會議題。本土獨立樂團與歌手主演,學者短講喚起大家省思。

由於共生音樂祭本身自帶的歷史色彩,以及台灣本土意識象徵,這次的樂團陣容也是以全本土樂團為主,這次樂團陣容有去年金音獎熱門話題荒山茉莉、獨立音樂圈新星凹與山與感覺莓果、民謠創作歌手詹森淮、以及在地樂團代表非人物種和台南虱目魚英雄拍謝少年。每個團的表演歌單與談話都透露著他們對這塊土地與二二八事件的看法,並且用音樂帶領觀眾一起省思這起歷史悲劇。在表演中也穿插著歷史學者的短講,讓觀眾更加理解二二事件的意義,不僅僅只是單對二二事件的探討,還有台灣當今對於轉型正義,在地文化消逝的危機。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愛與希望中結束

整個音樂祭隨著主辦單位的致詞完美結束,在致詞的最後,主辦單位用李敏勇老師所寫的愛與希望的歌,表達對於台灣的祝福與希望。

愛與希望的歌

種一欉樹仔 在咱的土地
不是為著恨 是為著愛
二二八 這一天
你我作伙來思念 失去的親人

種一欉樹仔 在咱的心內
不是為著死 是為著希望
二二八 這一天
你我鬥陣相安慰 不通尚悲傷

從每一片葉子 愛與希望在成長
樹仔會釘根在咱的土地
樹仔會伸上咱的天
黑暗的時陣看著天星
在樹頂  閃熾

二二八事件至今已經有73年之久,至今已成為當今社會慢慢淡忘的歷史,時下的年輕人也對於這件只在歷史課本上出現的名詞越來越陌生,然而因為有這群還在讀書的學生,願意舉辦這種別具意義的音樂節,透過音樂節的方式,讓現今的年輕一輩能透過音樂,瞭解台灣在地的歷史。共生音樂節舉辦到第八年,希望以此向每一個面對威權不願低頭「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的人致敬。

編輯整理:MAXMUSIC 智傑 圖片來源:共生音樂節主辦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