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記

一個一開始聽到會以為是港式茶餐廳的名字

我跟他是在一次的錄音器材買賣認識的

『一次買那麼多器材,這個人是不是很有啊!?』

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個印象

然後,與他多次深談後

發現他是一個亦可浪漫亦可務實的人

不管是經營場地或是經營工作室

他都先從一個大膽的想法開始

但是很踏實的一步一步完成

有時候也許會不小心走錯

但他總是把承諾視為首要目標

不答應的事不隨便開口

開口了就會盡力做到

這是我認識的亨記


 

Q8:當初李權哲的第一張作品是如何開始的

李權哲的第一張作品,是我第一次用以我覺得對的方式發行的作品

當時有一筆天使資金,讚嘆大天使

大家就一起錄一起製作,討論要找誰來合作、哪幾支要拍成MV

他很有才也很有想法,不管歌手或製作人角色,一定是會被大家記得的創作者。

Q9 : 現在你也有用了個小的場地做演出,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有次跟朋友在聊,聊到為什麼音樂會是這樣進行著

發現台灣很少地方能夠真的聽到音樂

不是播放載體

而是音樂與聽眾族群的近距離接觸

所以我們又開始了新的嘗試,做演出的場地

環堵了周圍的環境,其實發現有很多現有的社區小場地及舞台能夠使用

但是卻都擺在那邊養蚊子

那時我們做了一個想法,在這些已經可以說是廢棄的場地作演出

我們開始慢慢試著去接觸管理場地的人

就真的體驗到,當你身上沒有什麼耀眼的成績時,沒有人會鳥你

用了很多方式都碰壁,所以先回來療傷,繼續做作品。

後來A2daC與ZENBØ 權哲 入了金音獎,有些拿獎了。

權哲也入圍了金曲的最佳新人。

但我是這樣想,不管如何有沒有得獎,該做的還是要做

有些成績後,我再去找了一次人員洽談場地的事情,後來真的有了個場地,所以我們把那邊當基地,能夠做些事情。

Q10: 你自己的音樂理念是什麼?包含在製作的想法上跟你是抱持什麼樣的理念去執行的?

音樂理念的話,我自己很喜歡 Bob Dylan

我自己是有什麼用什麼的人

所以我對器材不會有什麼大要求

當然這些都是專業也是很需要研究的學問

但對我來說,一台 錄音介面 或 一隻錄音筆 就可以做一張很有靈魂的專輯了。

後來是因為想要開始錄樂團的編制,才開始進了一些錄音設備及樂器。

我覺得真正的多人參與的聲音,是不能用分軌的方式錄的

要把靈魂跟當下的默契故事也錄進去。

只要把想做的事情,與真的發生的事,當作故事記錄下來,就算都沒做起來,這個故事還是很有價值的。

Q11: 開始接觸不同體系後如經紀體系跟唱片體系,你覺得大家會遇到什麼樣的問題?

到了現在

我真正踏入了藝人經紀體系跟唱片體系

加上公司成為了投資決策者後

發現真正會出問題的部分

不是會來侵犯或是來比較的人 這些人在第一關就死了

而是當你到了一個這些都是『我的』的狀態時

都會覺得別人都是要來佔你便宜 

而聽不到別人真的想跟你做些什麼

我覺得這個都要學著去暸解

包含我現在也是在學

Q12:你是怎麼去觀察一個人跟怎麼跟他相處的?

聽他寫的歌,看他拍的照片,實際跟他合作演出,跟他談天

可以慢慢觀察到他是不是有什麼話能夠發光發熱,也許不是什麼大事

但如果在我的想法與他的想法不要差太多的狀況下,不管是作品或人都是可行的話

那為什麼不試看看?

Q13 : 在這個產業內,以前跟現在,你的想法有了什麼樣的改變?

當現在規模比較大後
要考慮的事情越來越多

不能像以前的那麼浪漫

我需要很確定的約束

尤其是當人心在變的時候,真的挺狂的
最常發生的就是當一個突然出來的利益產生時

你都會想『 眼前這個人我認識嗎?』

也有過這樣的例子

作品在做的時候沒問題

發的時候也沒問題

得獎了還是沒問題

但是一個時間再回頭看的時候

發現事情發展不是想像的那樣時

心態就會開始不一樣了

我們必須成為能扛得住那種一時的遐想,知道獎就只是獎而已,那是一個你會被大家看到的機會,也有可能最高就到那了。那時候,就可以觀察到一個人或是團體的真面目的時候,看到了真面目就可以繼續談談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編輯:Tommer Lee
照片提供:亨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