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執行:周平、台灣搖滾映像誌 攝影:Allen Lin

2019年金音創作獎邁入第十屆,延續去年所改變的評審團主席制度,今年由五月天貝斯手瑪莎擔任評審團主席,在前些日子的公布入圍名單記者會上,也一改大家熟悉的記者會模式,改在車上直播,由主席瑪莎親自開車,在各大重要音樂場景之間穿梭,並接送文化部部長鄭麗君、上屆金音獎黑馬大贏家呂士軒、台語歌手謝銘祐、美秀集團、激膚樂團、上屆主席陳珊妮等嘉賓輪番上車揭曉一項項入圍名單。以如此不同於以往的方式開場,大家不免好奇,今年的金音獎還有什麼出其不意的地方在等著我們,於是我們就邀請了本屆的評審團主席瑪莎來聊聊這次的金音十年。

「 我也在乎他(金音獎),我也希望他變得更好,那就有人需要站出來為他努力。」

上一屆的金音獎,瑪莎自己也非常喜歡,不論是開出來的名單或是整體的氛圍,「你感覺得到她(陳珊妮)企圖想要改變一些什麼樣的事情, 然後更貼近做音樂的人。」相信去年也帶給觀眾更多不一樣的觀感與體驗,整體給人的感覺也是充滿活力與精神,更是充滿改變的決心。

後來陳珊妮致電瑪莎,希望他能接下今年的主席,但他坦言一開始其實是婉拒的,主席制度中,主席要負責非常多的重要的責任跟工作,一個獎項觀點的建立,是從那些會議中去產生的,你給大家看到什麼樣的入圍名單,是誰得獎,這些都代表著你用什麼樣的角度在看這些獎項,也代表你想要賦予這個獎項什麼樣的個性。他懷疑自己的能力沒辦法把這件事做得很好,縱使擔任過金曲獎的評審,也只是參與初審過程,一次都沒參與過金音獎的他,第一次參與就是要擔任評審團主席,他至今都還是覺得壓力很大。

與陳珊妮有過一次次關於音樂各個議題的深聊後,改變他的想法還滿重要的關鍵,是他認為每一年在看金音獎或是金曲獎時也會有不同的意見,他相信其他人也會,但正因為尊重、相信這個獎項是沒辦法被喬或是被關說的,所以才會如此在乎結果。既然在乎,也希望他更好,希望他有不一樣的方向,希望他能做到更多事情時,與其在一旁發表意見,或是袖手旁觀,乾脆就自己跳下來試試看,努力看看有沒有機會能往他期望的方向前進:「但如果我不親身經歷,我就不知道他可以做到什麼。」瑪莎肯定地說道。

很多人會直接講說『金音就是獨立,金曲就是主流』,十年前也許可以這樣定義沒錯,金音獎一開始成立也許也是這樣看自己的,可是當現在時代已經不一樣了,尤其是現在在討論主流跟獨立的時候;
已經找不太到兩者之間的界線,因此去打破這樣的迷思就是必要的事。

對於許多聲浪表示「金曲金音化」、「金音獎是金曲獎的二軍」、「金曲頒了什麼,金音跟著頒了什麼」諸如此類的想法,瑪莎無法認同,但他非常希望能藉由這次的機會來跟大家溝通。他參與最多的、大家比較耳熟能詳的都是金曲獎,金曲獎對他來說,是一個獎勵整個音樂產業任何一個環節很重要的獎項,從詞曲作者、唱歌的人,到製作人、編曲、每一個樂手,甚至是宣傳企劃、專輯裝幀設計、MV的拍攝⋯⋯等,所有環節都是扣在一塊的,一張唱片如果要表達一個訊息的時候,這些東西絕對都很重要且密不可分。

他以蔡依林的〈玫瑰少年〉得到今年金曲獎年度歌曲為例,對他來說這不只是蔡依林一個人的榮耀而已,還包括詞跟曲的榮耀、製作人的榮耀,而議題方面的討論度,還需要企劃、A&R去共同思考要怎麼做才能喚起更多的關注。所以當大家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其實是所有人的努力,讓這首歌有這樣的影響力跟議題的討論度,成為年度歌曲獎勵的不只是這首歌或是蔡依林而已,是所有人一起的努力。

相較於金曲獎,他認為金音獎會更加著重在音樂本身,金音獎在報名資格上多了創作的限制,必須要所有詞曲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由自己創作,很多創作者沒辦法在大的品牌底下發行;再加上在獎項分類上,金音獎是以音樂類別分類,並不像是金曲獎以語言分類,有些音樂沒辦法被語言所分類的。這個時候這些創作者就有了被更多人聽到的機會。因此這兩者之間並沒有互斥,反而是互補的,在金曲獎沒辦法被聽見的,在金音獎就有機會可以被肯定;相對的,在金曲獎獲得肯定的好作品,在符合金音獎資格的情況下,依舊可以再被肯定。

在聊到這次評選的經驗時,他表示在音樂本身或製作品質方面會期待更多,另外創作有一個很重要的事,就是你有沒有很適切地表達出你想傳達給聽眾的事情或是感受:「而且既然媒介是音樂,就應該去嘗試更多不一樣的可能性,或更多不一樣的想像空間,然後帶我到另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去。」他也提到,同樣身為一個做音樂的人,聽的音樂也是滿多的,所以要有「哇!」的驚喜感一定是比較難,但很高興今年聽到很多作品還是有一種「喔!這樣也可以!」的感覺,所以還是滿開心的:「累歸累,但真的學到滿多的。」

因為網路在生活中佔的比重越來越重,未來群眾分化勢必會越來越明顯,每個人都可以去各種平台上找到自己想要聽的東西,然後他的群眾就被越分越小越分越小,分眾越來越小代表的也是音樂越來越多元,大家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很舒服的在那個地方,去聽你喜歡的東西。瑪莎認為,這個時候如果想要更被注意到,現場演出就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今年金音獎的主題是「自由」,正代表金音獎以鼓勵創作為核心,重視臺灣音樂創作自由、多元、獨立的原創精神。對瑪莎來說,金音獎相較於金曲獎,在某些層面上就是一種自由。以金曲獎報名的創作者的狀態而言,詞曲創作者需要顧慮到表演者的特色去創作,而表演者需要依照著詞曲與製作人的建議去進行表演,而製作人也需要在有詞曲的狀態下去思考怎樣的編曲大家才會喜歡,這些人都沒有全然的自由,產出的作品依舊是好作品沒錯,但他是在這些人有共同意識的狀態下,有人帶領所創作出來共同的心血作品。而對金音獎的創作者而言,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內容都是自己的創作,在沒有任何外力干擾的前提下,你需要去完成所有的創作、編曲、製作,就能完全的傳達出創作者生活的狀態,而所製作出的作品也就代表著你的自由意志。

自由與否無關乎獨立亦或是主流,就作品本身,即使是大家公認主流的艾怡良,但他的作品都是出自自己,又或者像熊仔這次的專輯是在Sony發行,在創作上有自己的自由,而且百分之七十都是自己想辦法去完全呈現的,還是可以呈現出很好的作品,可以去呈現一位創作者的自由意志,說他想說的話,闡述他的感覺,這就是這次金音強調自由的意義。

「 現場演出是一個創作者最能夠表現出他的不可取代性的時候。」

瑪莎分享他在跟很多年輕人聊的時候,如果想靠音樂活下去,第一個建議就是不要申請補助,再來第二個建議就是,如果你要好好玩音樂的話,請好好思考你的音樂在現場要如何傳達給聽眾,唱片可以不斷的被複製成CD,用各種方式傳遞,每個人都聽得到,但表演魅力以及如何去詮釋這些創作,是觀眾必須在現場才能直接感受到。舉例來說,草東的演出結束時,觀眾不會喊encore,而是一起大合唱情歌中的歌詞「殺了他,順便殺了我,拜託你啊!」這就是草東現場的魅力,而觀眾買單你的創作,就可能是因為他們來到了現場,被現場的演出與氣氛所感染,這些不單單是創作者的演出本身,還有跟現場觀眾的互動都包含在內,這一切的交互作用下,才會有專屬於創作者的現場,而這時專輯就變成另一種輔助,讓觀眾可以回味的餘韻,藉此回想當天晚上從演出中得到什麼樣的情感以及慰藉。

「 Live之所以為Live,是因為你的創作才會在台上活起來,而不是只是刻在唱片裡面而已。」

現場真的是傳達情感與情緒最重要的一環,也是增加觀眾黏著度最好的方式,而當你的觀眾黏著度很高,你就不需要去擔心,在市場上充斥著這麼多的音樂選擇裡,你要如何生存。


本屆金音獎報名的件數總計2,744件,比往年都還多,經評審團評審後有128件作品入圍,準備角逐23個獎項。去年開始,文化部也推動金音創作獎的三年擴大轉型。一是將評審團改為主席制,由主席召集專業評審團,並邀請國際評審參與,展現出金音獎的美學、規格與態度。二是讓金音獎不只是一個晚上的頒獎典禮,更是一系列的音樂節。今年我們將同樣舉辦金音獎的「亞洲音樂大賞」,串聯北高兩地的Live House,邀請國內外近四十組團體登台演出。

亞洲音樂大賞活動(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將於1110日至1117日舉辦,邀請臺灣及亞洲各類型音樂創作人在臺北及高雄共6Live house舉行現場演出及講座等,第10屆金音創作獎頒獎典禮則將於1116日星期六舉行,詳情請上活動官網及金音創作獎臉書粉絲專頁查詢。

10屆金音創作獎暨亞洲音樂大賞活動官方網站: http://gima.tavis.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