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本名劉庭佐。去年底發行《劉庭佐》首張同名創作專輯後,演出經驗也累積越來越多。對於今年的知更來說,珍惜每一次表演,努力在過程中學習,如何讓自己與觀眾有更好的互動,如何讓自己在舞台上的情緒與節奏,都能夠更加收放自如的成長,讓自己能更熟悉各種演出當下的感覺,投入在表演的情緒漩渦並享受其中。

   

      你曾在過去的專訪中說過:自己最在乎的是紀錄當下最想表達的感覺,「只有在頻率對的時候,做出來的事情才會是對的」從歌曲創作完成到錄音之間,存在著可能讓感覺變味的時差。這樣的感覺是否也曾在表演中發生? 

[ 做對自己,你就不用去想接下來的問題 ]

知更我會完全地專注在自己的狀態中,如果你現在不去做屬於你自己的事情,那接下來就很有可能發生一些你不願意解決或沒辦法解決的事情,這樣的狀態就會把自己搞得很慘。

編輯:你是否曾有過因當天的心情影響而臨時改變已排定好要演奏的曲目過?

知更我的確會依照我自己的心情與感覺去安排歌單,但我其實是一個很了解自己的人,所以當事情決定好後,我其實不太會去做什麼改變,除非硬體上的狀況或現場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之類。

也很感謝到現在都還沒有遇到無法應變的突發,希望這紀錄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本屆入圍 ”最佳民謠單曲” 的歌曲 〈 風箏/白雲 〉,歌詞的風格比較隱喻,你好像比較擅長這種有點隱喻意象的詞 (尤其是 O 系列裡收錄的歌)。絕大部分的人在創作這件事,多是把內心想表達的東西直接給表達出來,而隱喻的方式,是某種刻意藏住一些東西的表達方式。覺得你在於[想表達]與[想藏匿]這兩者的並存是很有趣的,能否聊聊這兩件事之間,在你創作的想法是怎麼看待?又是什麼樣的原因,選擇以這樣的方式來創作呢?

知更其實我平常的創作方式不會有一個明確的主題或方向,往往都是旋律先出來以後,讓音樂帶著我走,再憑著感覺填詞。歌詞的方面我也沒有刻意想要把他寫的很隱喻的感覺,甚至應該說我沒有任何目的要把它寫成什麼樣的感覺,比較像是潛意識的發揮。

所以我常常都是旋律先有了,然後憑著意識填完歌詞後,才再回頭看自己的作品,由於創作時是沒有目的性,所以我也希望作品聽到聽眾耳裡時他們感覺到什麼就是什麼了!也不知道這樣的歌詞,對於聽眾來說,會不會有點霧裡看花的感覺?

編輯:我倒覺得不會到霧裡看花,你的歌詞有點像詩,不太真正的需要去懂,但卻能感覺的到這些文字營造出的語境與意象,而你的歌詞這方面的傳達力量是很強大的。

知更我很喜歡歌詞或著話語是能夠給人玩味的感覺,當一句話當下沒有辦法完全理解,但當你不斷地去看它或去思考它時,會想通一些脈絡,好像某種開關被打開的感覺,我很喜歡這樣的言語或文字,所以可能表達時會有點自然用這樣的方式。

[ 每一次淚水的背後/都是一道走廊/經歷過淋濕的美/經歷過一切而/不後悔 ]

我也很想要之後能夠寫出我很想要表達的主題或目的,但其實我目前還沒有具備想要表達什麼,就能把它清楚也精準訴說出來的能力。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比較少有敘事形式的歌詞。

      我們都知道概念是專輯需要的思考與製作或執行上相對會比較困難,且從你剛剛說自己的創作方式來看,聽起來也不是一般概念是專輯的製作方式,但你的首張創作專輯就有很明確的概念性,是否在歌曲創作的時候,就有預計要推出這種概念性專輯的形式?

知更其實當初專輯中的O系列有很多作品,是在企畫出專輯前就已經完成,後來進了公司,知道要製作一張專輯的時候,我當下其實沒有什麼明確的目標或想法。

我不是那種有什麼理念想要伸張或守護而發聲的音樂人,也可能在自身能力還沒有發展到那樣的影響力。於是重新整理自己已經完成的現有作品。

然後就對自己說:『那就這麼繼續創作下去吧,看看還會做出什麼樣的東西!』

於是順著 O系列感覺的走向,繼續創作下去。經過一段時間,創作的感覺慢慢地流失,突然覺得自己再硬做下去的話,作品出來的感覺,也不會是自己想要呈現的。於是當下就先把現在稱作O系列的作品擱著,然後放下木吉他,改拿起電吉他,變換不同的感覺去創作,I系列的作品就這麼樣開始有了!



還記得那時候,第一首I系列的作品是<墜>,當Riff出來後,我整個興致跟靈感都被勾
引起來,感覺相當興奮,能感受到十足的動力,是可以這樣一直做下去。但這股文思泉湧的過程只維持了一陣子,創作感覺好像又斷了,所以又改回來寫O系列的作品。

來來回回,在不停地轉換的過程當中,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創作出來的東西很不一樣,這時候歌詞也慢慢出來,兩種系列好像自然都開始有了該有的音樂走向,所以就很自然地奠定了這兩個系列。

編輯:聽起來公司很挺你,很放手讓你去做你想要的方式!

知更公司給予我很大的創作自由,對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我的作品中人聲可以多一點。其實在很早期的時候,我很喜歡做很多Loop,不過整首歌裡可能只會有1-2句人聲,也是在那個時候跟公司初認識,他們對我的音樂想法沒有太多的約束,任憑我發揮,但就只是單純要我多唱一點(笑)

    能不能跟我們聊聊,首張創作專輯,全是獨自製作完成,是如何習得這些能力?

知更我真的就是土法煉鋼,沒有受任何的專業導師指導,專輯製作所有要注意的、要學習的,幾乎全是靠自己上網找資源學習的,關於要如何跟混音師溝通、要如何錄音、要如何選音色、製作人該知道的事項…等之類的文章,我看了非常非常多,在專輯的製作過程中,有遇上不少沒有想到過的事情,所以也學到不少新的經驗並且有更好的能力長成。

不過說老實話,我覺得自己的功課算是做的相當充足,每回在正式錄音與混音時,都沒有發生太大的Trouble,而且錄音的時間也都掌握得很好。可能我本身性格是滿謹慎的,所以在事情執行前,會盡量做好萬全的準備。

         [ 我覺得我像是遊走在極端地感性與極端理性間的人 ]

編輯:聽起來你像是做事的時候很理性謹慎,但創作的時候卻很感性。

知更對,可以這麼說沒錯!

      能否跟我們分享一下,在過去的成長經驗,在什麼樣的時期,啟發音樂這條路?

知更我接觸樂器是在國中時期,那時候是在上海求學,但還沒有接觸到創作,比較多是在瘋狂地磨練技巧,創作是比較後期時才開始,但都多是吉他旋律相關的創作,像是一些樂句或Loop,因為那時候還沒有開始對 [自彈自唱] 感到興趣,更甚至是沒有想到 [唱] 的事情,幾乎100% 專注在吉他彈奏上。差不多念到國三到高一之間,覺得自己好像可以試著唱唱歌,也就在那時候開始陸續有一些完整的詞曲創作。

編輯:先前有提到你的創作方式是憑感性在走的,那在創作時,你會感覺到自己人生過程中或聆聽經驗中有造成這些感性的脈絡嗎?

知更我覺得生活的過程會影響到我創作的方式,但不會影響到我創作的內容,我的成長背景或生活經驗讓我成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模式,但這並不會影響我的創作內容,不過說不定其實有我也不知道,因為那是我潛意識裡的東西。

編輯:說不定未來會知道

       發行專輯,是收錄了你所有現有的作品嗎?還是有很多歌做了卻沒有放進去?

知更我是那種當我創作出新的東西時,我會很知道我要不要把這東西完成,如果我當下覺得它好像不太對,並不是我要的感覺時,我便不會硬做下去,也不會想去試試看做下去會變怎樣,當我知道感覺對的,就會做完,而我有真正做出來的東西,就是我一定會放專輯的。

我不是那種隨時隨地創作出來東西,就可以用的那種創作者,但我會很明確知道出來的是不是自己要的東西。

編輯:那如果今天有歌手跟你邀歌,你又會是什麼樣的創作方式呢?

知更基本上會跟我邀歌的人,大部分都是希望我保留我原有的風格,再加上一點適合他們的東西,且我對於 [邀歌] 這件事也很有興趣。

        [ 我很喜歡在音樂上跟人的合作 ]

我也很開心能做這件事,我也是可以很直覺地去幫對方做歌,但前提是要在我很開心的狀態下。而邀歌的創作方式,我會在創作前先去深入研究對方的背景、性格與所有的作品等到吸收完這些東西後,我再順著我的潛意識去為對方做歌。

     《劉庭佐》這張專輯,你不但獨立完成所有的詞曲創作,也獨力完成了編曲及製作。對於身處現代玩音樂人的來說,只要準備一套簡易的錄音設備,就能夠獨立輕易完成音樂作品的宅錄製作,(撇除自身技術或設備是否要達到專業錄音室程度之工業標準),對於這樣的現象或趨勢,你是否有想對現在嘗試創作、或嘗試獨立製作的音樂人給予什麼樣的建議?

知更應該不能說建議,因為我也才剛開始,但我可以分享一些我的經驗。

我分兩個方面來說,以感性來說,我的建議是-開心就好,你不要管有沒有人做過,也不要管這樣做好不好,就自己覺得是對的就去做吧!理性上,我可以分享的,就是你需要知道你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要很明確知道你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 方向是要在哪裡,給自己的期許或目標也都要明確 ]

簡單的說,就是全方位來說你想要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編輯:那你現階段來說有一個什麼明確的目標嗎?

知更就是好好過生活,而音樂上來說,會希望明年可以再發一張專輯。

      我看歌詞內頁看到專輯封面設計你也有參與,能否跟我們談談專輯封面?

知更封面封底的紋路,其實是我家中的一把破舊的老椅子,我當時拍下他的椅面後,覺得很有感覺,丟到電腦上修圖調了一點色調,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中間那淡色的圓,其實很多人乍看時候都以為那是一輪明月,其實是我想要讓這個畫面有一個視覺中心,所以才加上圓。

編輯:為什麼會想用這個照片當作專輯封面呢?

知更其實這是之前我做了一首歌<So we go on>放到網路上時,因為要放一個圖像,我就用了這張圖,當時放上去時心裡就突然浮現"我以後如果有出專輯的話一定要用這張當封面"這樣的聲音,所以這個專輯封面算是一種對自己的承諾的實踐。

      知更,是一位非常特別且自然的創作者,他對音樂擁有很大的熱忱,但這個熱忱並不是他的推力或動力,他身上散發著一種,天生就是很自然就是要走在音樂這條路上的感覺,不需要靠熱忱才能努力前進,他的創作像是渾然天成,過程中沒有任何材料,沒有任何結構,就像是憑著感覺一直捏塑著黏土,時間到了作品就自然成形。

     本屆金音獎入圍了四項提名,分別是:最佳創作歌手獎、最佳新人(團)獎、最佳另類流行專輯獎《劉庭佐》以及最佳民謠單曲獎<風箏/白雲>。

文字編輯 / 黃祥瑾  (台灣搖滾映像誌 )
照片紀錄 / ShoLar Wang (台灣搖滾映像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