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台北城景的熙攘人流中,時時心繫南臺灣的透心港風。

2019年,是拍謝少年成團十四週年,也是他們開始全職音樂生涯的第一年。迎海風吹來的方向,滴汗咬牙打拚的南邊囝仔,歌嘆人生啊親像海湧,一個揮臂將他們口中所唱兄弟不應失去的夢奮力投擲,飛越無情大浪,直至海的彼端。

少年成了青年,手中前往家鄉的一張單程車票也換成張張印滿英字的機票。飛越南北跑跳經緯,走出台十七海岸線,攜一顆忐忑的心航向陌生海域:愛知海濱、小豆島、韓國首爾,甚至橫跨整片大西洋抵達加拿大。隨吉他奏下噪聲,屬於南臺灣的熱流汩汩湧入聽者耳朵,映現來自亞熱帶島嶼的溫情與風光。無論他們擁有何種瞳色輪廓,拍謝少年三人依然不畏風浪,唱進異鄉異色並挺胸介紹:「我們叫拍謝少年,來自台灣。

兜了一圈,回到南島的拍謝少年們換回自在輕裝,暫時告別骨力走傱的滿檔日子。仨人與我們相約明媚午後的咖啡廳,背襯磨豆機與舊式風扇機械聲響,半落地玻璃窗灑入陽光,坐定後每人眼底似乎都蘊藏些新的風景。我們將與他們對談這一年來歷經漂泊的心緒,以及拍謝少年的下一步。

– 今年的拍謝少年仍行程滿檔,令人關注的是日漸增加的海外活動,今年度前往香港、日本、加拿大與韓國等國演出的拍謝少年,是否事前有特殊規劃呢?

薑薑(Ba.)起初是年初收到加拿大的演出邀約,五月在日本的「森、道、市場」音樂節演出反而是在這之後才決定。與體熊專科在香港的演出也是蠻早之前就開始洽談,恰逢反送中運動,主辦也為我們考量種種因素決定延至九月。回想起來,拍謝能在海外演出要感謝許多機緣。

宗翰(Dr.)海外的演出行程都是時機剛好能安排到,也因為海外巡演讓我們交到更多朋友。先前拍謝前往加拿大參與的「台灣文化節」中,也有設立以亞洲地區為主題的交流單元〈與亞洲對話〉,因此在活動中也能夠接觸到越南、泰國等其他亞洲國家的音樂文化,很新鮮!

薑薑(Ba.)拍謝目前為止的海外演出以邀約居多,反而沒有正式的使用樂團名義出國巡演,我們也在考慮和評量,希望不遠的將來有機會能實現。

維尼(Gt.)出國受到很多台灣朋友的照顧,覺得被愛,很感謝。

– 號稱「土產歐巴」的拍謝少年們,這個稱號也是最近才開始的呢。

薑薑(Ba.)「搖滾台中 Rock In Taichung」的小編好像跟浮現祭是同個人,文案裡被這樣寫覺得還蠻有趣的就延用下去了。

宗翰(Dr.)不過,我們前陣子去韓國表演的時候,薑薑一直被認成韓國人!

薑薑(Ba.)大家一起去餐廳吃飯,明明當時點餐時每個人都講英文,為什麼只有我被店員用韓文問話(苦笑)

– 世界各國繞了一圈,印象最深刻的海外演出是哪一場呢?

薑薑(Ba.)最近一次前往韓國首爾的最後一場演出感覺很棒,我們參加了當地的Showcase音樂節,參演的場地類似Live Bar的小型展演空間,那也是我們第一次出國演出周邊完售,相當驚喜。拍謝是第一次在韓國演出,台下觀眾反應很熱情,我們至今仍會在Instagram收到韓國歌迷的訊息,完全有不輸台灣人的親切。

宗翰(Dr.)加拿大的媒體方面讓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們接受的當地的雜誌「The Georgia Straight 」採訪,同時成為第一個登上當地雜誌封面的台灣樂團。舉例來說,台灣媒體對於其他國家前來台灣演出的音樂人,他們可能是來自東南亞,或其他更偏遠的國家,也很難想像台灣的媒體會讓他們成為雜誌封面的主角。我們也不是什麼世界知名超級紅的樂團,能被這樣對待打從心底感到榮幸,也因為這件事體驗到加拿大對於世界多元文化的重視及尊重。

登上「The Georgia Straight」封面的拍謝少年

維尼(Gt.)印象最深的是日本小豆島的「島Fest」。因為當時器材有點狀況導致演出時間有超時,排在我們後面登場的是超級大前輩「Husking Bee」,心想讓前輩這樣等實在是很不好意思(他們演出時間還縮短⋯⋯),我們都剉到不行。等他們演完之後,我們趕緊過去打招呼謝罪,他們反而很親切地跟我們說沒關係,一邊說「年輕樂團就是要多演一點啊」,給我們很多鼓勵的話。聊得很開心,火球祭似乎還會見到面,很期待。

– 對拍謝的各位來說,海外巡演不可或缺的東西是什麼呢?

薑薑(Ba.)養氣人蔘。很累的時候喝一瓶就可以繼續撐三小時!

宗翰(Dr.)有時候會流手汗,我會帶著乾洗手(拿出),避免影響到演出。

薑薑(Ba.)哇~~好愛乾淨!

維尼(Gt.)小包包還蠻重要的(例如說兄弟隨行包),可以放像是歌單等等重要的東西。拍謝去海外時沒有專屬的隨行技師,多數得自己親手來,因此必須再更謹慎才行。

– 我們都知道音樂能跨越語言之牆,台語搖滾為主的拍謝少年,至今是否有為了海外巡演做一些在地語言的功課呢?

薑薑(Ba.)打招呼很重要,融入當地語言也是對當地聽眾的尊重。

宗翰(Dr.)雖然學了日文,但大部分都是料理的名字。例如說:烏龍麵很好吃(うどんが美味しい)(笑)

維尼(Gt.)在日本有粉絲把拍謝少年的歌詞標上假名練唱,來看我們的表演時也能大聲合唱。反而是海外的粉絲受我們的音樂影響開始學習台灣的語言,很不可思議,也會以能維持這份影響力繼續努力前進。

薑薑(Ba.)加拿大演出時有發生一個小插曲:演出結束後有一個看起來應該是華裔的女孩,她聽了我們的演出,興奮地和我們說明自己起初認知「拍謝」團名的由來及從音樂中體會到的感受。語言不通的情況下,他有一套自己獨特的解釋方式。用異國文化的角度來看,我們的音樂也因此擁有不一樣的形狀,我很感動。

– 拍謝在歌曲創作上一直都是使用共同名義發表,實際上是怎麼分工的呢?

薑薑(Ba.)通常都是練團室集合後直接邊JAM邊寫,沒有特別侷限要怎麼做。不過蠻多大合唱的部分都是宗翰寫的。

維尼(Gt.)只考慮自己負責的樂器部分,途中想到什麼覺得不錯的就會試試看,演奏過程裡尋找組織歌曲架構的方式,慢慢將喜歡或覺得合適的音放進去。

薑薑(Ba.)歌詞的工作分配也很簡單,九成以上都是,「哪一部分是誰寫的曲,哪一部分自己填詞」。每次順序也有所相異,寫詞前我們會先溝通對於歌曲的共識與畫面。其中〈暗流〉是比較特殊的存在,歌詞書寫了三個不同視角的畫面。

維尼(Gt.)〈骨力走傱〉也是,這兩首歌是《兄弟沒夢不應該》專輯裡最晚完成的歌。

薑薑(Ba.)不過寫歌過程太過自由,有時也會發生寫過頭的狀況。明明不是後搖樂團,居然有快十分鐘長的歌。

– 走進2019年年末,《兄弟沒夢不應該》發行也將近兩年,下一步呢?

宗翰(Dr.)這一陣子在世界各個角落有許多紛紛擾擾,也許我們會時常感到無力,甚至認為自己無法做出任何改變。面對巨大獨裁的政權勢力,人民似乎很渺小,但如果這一刻放棄的話就都沒了。即便是再艱難的時刻,也要告訴自己不能放棄。

維尼(Gt.)科學哲學家孔恩曾說:「社會的典範一直在轉移。」典範的意思是價值觀或產業的型態。無論是世界的趨勢還是音樂產業的改變,演化方向在哪誰也不會知道,我們也確實感受到世界巨輪的推移。今年剛好是我們全職玩音樂的第一年,從年初的大港到近期出國演出,創作上也變得更了無牽掛。

我們三人同步感受這部分的轉移,一邊思考下一張作品要如何進行。直到這幾天才能把行李箱收好,正式與海外漂流的日子告個段落,但我們已經決定好下個前進的一小步,就是專場。

薑薑(Ba.)這張專輯也發了快兩年,不知道為什麼發片後演出暴增,變得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消化。《兄弟沒夢不應該》是在某種狀態裡完成的作品,這段時間以來我們也陸續感受到兩年來的心境變化。

之前在大港和安溥演出後,有機會能接觸到非同溫層的聽眾們,他們也會細聽我們唱的歌詞,甚至感受到共鳴,讓我們覺得現在的拍謝似乎更有能力去做出一張誠實的作品。我希望專場會是兩年來的美好收尾,也盡可能將這段時間以來學到的一切誠實地呈現。

宗翰(Dr.)發第二張專輯後就一直在考慮進行跨界合作的事。我們原先就有從事活動企劃的經驗,希望專場能夠結合更多層面的物事。加上明年度的上半年大型音樂活動驟減,一年之間似乎少了很多東西。我們發現國外也有許多由樂團主辦的音樂祭,因此想讓拍謝這次的專場改變路線——走出LIVEHOUSE。

維尼(Gt.)這段旅程中受到日本的戶外音樂節蠻多影響,例如:以市集為主的「森、道、市場」和自然美景的小豆島「島Fest」,都讓我們感觸極深。一夕之間改變台灣的音樂場景當然是不可能的事,至少能從我們開始做出一些不同嘗試。

薑薑(Ba.)能體驗不同音樂祭的呈現形式很有趣,再來就想寫專輯了。目前雖然已有一些初步概念,但還需要一些時間聚焦想法。

宗翰(Dr.)拍謝少年不是特別有個主導者負責描寫概念的樂團,我們需要透過多方嘗試,才知道接下來能夠怎麼發展。不過這一次專場的名字已經想好了,我想那將會成為新專輯的線索,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註:本採訪進行時尚未公布專場資訊。

【山盟海誓音樂祭】

時間:2020/02/08 (Sat.)
地點:微遠虎山(台北市信義區福德街221巷186-1號)

售票系統:全網 FamiTicket | FamiPort
               ⟣ 早 鳥 票 :1200元 (完售)
 ⟣ 預 售 票 :1450元
    ⟣ 四人套票 :5000元
 ⟣ 現 場 票 :1800元

更多資訊:拍謝少年 / 山盟海誓音樂祭

– 

採訪・文字:KEI(東京兜圈 Megurin’ Tokyo
撮影:Jeanie Ts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