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appella 即是『無樂器伴奏的唱歌方式』, 出自意大利語。原譯〝在教堂內〞的意思。起源於 15世紀末期,盛行於16世紀文藝復興時期。早期的樂器並不發達,在教堂的合唱,皆以人聲為主,就算有樂器,它也是彈奏人聲部分的旋律,並無獨立的聲部,不算是伴奏。

隨著近代美國流行音樂的發達,人聲在音樂上的技巧已經發展到可以模擬樂器的境界。流行音樂當中最主要的鼓組、電吉他與電貝司,都能用人聲模擬得微妙為俏。(來源:台灣合唱音樂中心)

請介紹一下關於歐開O-Kai合唱團團名的由來

歐開合唱團 O-KAI Singers的團名其實是OK的意思,在2004年,(現任歐開合唱團的音樂總監)-賴家慶,早期時常在泰雅族部落給原住民孩童做音樂的課輔,在他的引領下,提議我們去參加 TCMC台灣合唱音樂中心 的比賽,因為是第一次報名,隊伍都必須要有團名,然後嘉慶突然隨口提議說:那就叫『歐開』吧!

當一聽到這名稱時,大家都笑開了。原因是當時我們有一位來自英國的朋友,很喜歡隨口說O~Kai~,因為英國腔調的關係,聽起來就很像是『歐~開~』,聽起來很逗趣,所以那時大家時常都會一直學他說話。所以當家慶一提出來,大家除了有開心的回憶,又很順口好記,便迅速同意這個主意,於是團名就這麼樣的決定了!

其實團員們也都沒想到這名字會跟我們這麼久,因為當時參加比賽的其他隊伍,幾乎都是一些經驗老道的阿卡界或合唱團界的前輩們,只是沒有想到初次參加TCMC的比賽,就獲得了第一名。

可能是因為我們沒有像一般多數的合唱團的選歌,大都是『POP』的歌曲型態做演唱,我們是以『Jazz』的歌曲型態做演唱,也或許就就更容易脫穎而出,得到評審們的親賴。也在同年得獎之後,演出的邀約接踵而來,所以我們的團名也就沒做過更換,一直沿用至今。

左起:嘿嘿、芭塔、微真、孝恩

以現代阿卡貝拉團的人數演出編制,其中以『四人型態』的編制,是相當少見的。對於歐開現在四人編制的組合,在做歌曲演繹的呈現或編曲過程中,是否會遇到什麼困難?

編曲上會有一定的困難,尤其是在多重聲部的演唱,所以全世界四人編制的阿卡團,其實非常少數。以我們今年5月遠赴俄羅斯參加 莫斯科春天阿卡貝拉國際歌唱節(Moscow Spring A Cappella Festival) 的國際比賽,從參賽隊伍的分類做分析,表演的團體總共近200團,其中2-4人編制的團,總共只有30餘組,所以這樣的人數編制比例真的是相當少見。

我們出過兩張專輯,專輯中的歌曲在做邀編時,即便我們邀編多是國外的大師,在4人聲部的編曲,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難編的挑戰。畢竟所有的音階就只有12個半音,在編曲時就要想辦法把最精簡最精緻的4個音讓4個人做旋律的演唱,同時要能夠創造出很漂亮的聲響共鳴,那是非常難的一件事。如果是6-7人以上的團,那各聲部的有效分配,就可以很容易演唱出很豐富的聲響共鳴!

聆聽完最新專輯《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完全不會有豐富度不足或不夠精彩的感覺呢!可以聊聊,這張專輯的編曲是如何呈現的嗎?

我們在錄製專輯的時候,有些歌曲的聲部會做雙倍的軌數做堆疊,雖然兩軌聲部所唱的音符旋律都是一模一樣,但再疊加上人聲打擊的聲部,對於整體旋律的聽覺,就會有比較豐富飽滿的感覺。

第二張專輯中,像是<大武山的美麗媽媽>就是編成了七部合聲(包含旋律),男聲的部分也邀請了創始團員葉孝賢、賴家慶一起來唱。<思念>這首歌也是編成了五部,但專輯的最後一首歌<有人說>就是真正純粹的純四部合聲,可以讓聽眾感受一下各種編曲滿度聆聽起來的不同感覺!

團員們有些有參與過其他合唱團體的經歷,對於現在的歐開組合,團員們有什麼特別想讓聽眾認識你們的地方?

芭塔:在團練練習的部份,對於歐開來說,『音準』是一個相當基本的條件,所以團練主要都是在精進與其他聲部的 [磨合] 跟 [詮釋]。而在剛踏入阿卡圈的時候,團員們團練就會花比較多時間在音準上,在表演時,團員們也會因為擔心彼此在舞台上的狀況而無法專心演出。但對於現在在歐開做演唱,每次要表演時,我只需要專心顧好自己的狀態就可以了,不會去擔憂其他人的狀況,就可以一起完成很好的表現。

微真:歐開的第一張專輯是六人的編制,現在是四人的編制,很多人會以為現在的我們是縮編,但其實不是如此。

歐開只有剛開始比賽的時候是六個人(葉家兄弟姊妹4人加上賴家慶與王溪泉),然後大概唱了一年後,溪泉就因個人職涯的發展離團了,再間隔一陣子,弟弟葉文祥也因為家庭生計關係離團了,畢竟那時候是歐開剛起步的階段。其實以唱阿卡團為職業的目標,真的非常非常辛苦,幾乎是要放棄一切所有的事情來撐起『喜歡唱歌』的這個夢想。

從文祥離團後,毆開就一直是四人的編制,並且維持好幾年,直到2012年要發行第一張專輯時,男高音孝賢因為每次都要唱女中音的部份,對於聲音共鳴的使用,需要讓聲腔的肌肉做更多的施力,畢竟他是男聲要去唱女聲的部份,長期下來對聲腔的負荷太大,已超出他所能承受的範圍。

六人編制時期的歐開成員

所以為了錄製專輯,當時才另外找來真正的女中音阿丹(薛詒丹),同時原本團裡的賴家慶,因為剛好是團裡能唱最低音的人,所以被排在男低音的位置,但由於賴家慶一直想退居幕後,所以團也需要找一個真正的男低音,也就才再找來了志偉擔任。

所以第一張專輯是六人的編制做演唱錄製,不過在專輯發行不久後,志偉與阿丹也因職涯選擇相繼離團,所以我們其實沒有縮編,只是又回到原本發專輯前的四人組合。此外現在的歐開對於我來說,也有了真正的男低音(嘿嘿)加入,賴家慶更能專心在幕後工作,四人經過這幾年的磨合,我覺得現在是歐開聲部最完整最健全的狀態!

SAFAK沙發客

嘿嘿:因為我之前待的阿卡團(SAFAK沙發客)比較特別,團員幾乎都是舞台劇的出身背景,當時的阿卡界幾乎大部分的團員都是合唱團出來的,所以我當時覺得自己的團跟其他團很不一樣,甚至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

沙發客的表演大部分都是流行歌或音樂劇的形式,在表演時每個人的聲音都很容易放開,每個也都很有個性,但也不會不好聽,但就會感覺很張牙舞爪。我也覺得很難再找到類似風格的團,在沙發客的時期對我來說也是很特別的經驗!而在歐開的時候,所有的音節,咬字,時間等細節全都要磨合的很精準,把阿卡的所有要求都做到極致!

第二張專輯與第一張專輯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最主要是第二張專輯,開始有『創作曲』。第一張專輯主要全都是原住民的元素,第二張就有創作也有翻唱,目前台灣大部分的阿卡團幾乎都還是以翻唱為主,因為阿卡對於一般聽眾來說,算是一個比較不被熟悉的聆聽形式,如果一個不熟悉的形式再加上不熟悉的原創歌曲,對於第一次聆聽的聽眾,可能會太陌生。

所以對於一般聽眾來說,比較好的方式是先讓他們聽到他們熟悉的歌,藉此讓他們知道什麼是A Cappella。但我覺得現在已經過了要讓市場認識A Cappella的時期了,近幾年透過越來越多阿卡的比賽及表演資訊,市場也都有一定程度的認識與了解,所以接下來我們會朝做出更多的原創歌曲的方向做努力!

首次嘗試創作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其實這次不算是歐開首次接觸創作,只是首次在阿卡的專輯中收錄創作。以前我們跟著賴家慶老師時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直在創作,我們做了很多電台的主題曲,還有之前為文建會作曲、編曲、製作、演唱的「咱的囝仔咱的歌」,當時就創作了幾百首親子歌曲,那是非常大量的創作。

所以這次的專輯中的創作對我們來說不會困難,只是這次當王溪泉老師交出企劃書後,我們是在日本巡迴時知道有申請到補助,所以回來之後就要馬上交編,也要配合邀編老師的工作時間,所以這次創作上主要遇到的問題是時間太緊湊!

第30屆金曲獎 – 星光大道

今年的金曲獎,歐開也再次入圍了最佳演唱組合,同獎項入圍的其他團體類型與風格彼此都非常不一樣,對此你們有沒有什麼看法?

其實我們也不會覺得這個獎,就是一定要分個高下還是如何,畢竟最後也是依照評審的喜好,看這次要頒給什麼樣的風格。如果說這次入圍的全都是阿卡團(笑),哇喔~那對我們來說就是真的要分個高下來看看了!

這次入圍的風格非常多元,我們覺得這樣很好,這樣的百花齊放,就我們以一個聽眾的角度來看,我們會覺得很開心,感覺在這主流的獎項中,看到了越來越多元的可能性!

對於大部分聽眾來說,阿卡算是比較冷門的一種音樂表演形態,所以對於一開始接觸的聽眾,有什麼樣的入門建議?

現在的資訊非常發達,阿卡也是一個以『翻唱』為主的表演型態,所以可以試著尋自己喜歡的歌,尤其可以在Youtube輸入歌名,並且後面再加上A Cappella,就能盡情欣賞到各種不同風格或不同人數呈現的合唱影片做為入門參考。

阿卡是旋律節奏精準度跟聲部默契度,都要求非常高的一種表演形態,要達到高水平的演唱,肯定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做練習,那團員平時的練習時間大概都怎麼做安排?

歐開已經算是一個職業團,所以如果平常沒有演出的時候,再扣掉一個星期需要休息大約1-2天,其他時間我們幾乎都在練唱,不過不是完全地全都在唱,因為我們團還是有很多的行政工作要做。

所以平均有練唱的時間就是一個下午,短的話1-2小時,長的話4-5小時。而我們覺得對於一個職業團來說,平均一天有練到2個小時那就已經足夠,不需要花太多時間磨彼此的聲音,只要每天不要讓聲音處在完全放鬆的狀態即可!

因為就算是唱非常非常熟悉的歌曲,只要兩天左右沒有唱,要再度使用聲音的時候,就會發現有一些肌肉感覺跟不上,雖然對於很多聽眾可能聽不太出來那些細節,但是自己身體的卻能清楚地感覺到肌肉出力的差異。對我們來說,如果在休息兩天過後再度上台,大概要唱到第二或第三首的時候,那麽聲音的狀態才會恢復到最好的狀態,很多國際知名大團在上場前,也是會一直不停地唱,讓聲音的一直保持在一定的緊度或溫度然後上台。

你們平常會不會特別做什麼來保養聲音或身體?

吃辣,而且吃超辣(笑)!

不過這見仁見智,每個人的保養方式都不一樣,有些人不能吃辣,也有些人會要禁冰,我們也有認識其他團的男高音,他只要吃到玉米濃湯就會鎖喉,會要一直清痰,但其實清痰的這個動作是很傷喉嚨的,所以其實每個人主要要了解自己的身體與聲音適合什麼,對我們來說有一件事情每個人都一樣,就是一定要『睡飽!』

你們在演唱的時候,歌詞的部份因為有語言結構跟規律,所以可以背,那對於沒有歌詞的人聲伴奏部份,那些阿~恩~哇哇哇~的唱音,會不會特別難去記呢?

其實不會,那些聲音其實不是無意義的,它是有它的語法及流動性邏輯。在一些收放的情緒或著跟著歌詞的押韻,全都是有經過設計的,而且對於我們來說,每天都是有在練習的狀態,幾乎根本不會忘記,而且有時候太難的東西,我們自己也會試著去調整跟簡化,所以這些對我們來說一點也不難記,怎麼樣唱準與唱好才是真正的重點。

對你們來說,聲音就是你們的樂器了,練習時或編曲時會需要用到其他樂器來做補助嗎

會使用其他樂器,主要是鋼琴。因為鋼琴是最完整的樂器,它可以同時發出主旋律及合聲伴奏樂器。很多時候對於合聲有些想法時,會使用鋼琴把這些音符實際按壓出來,才會知道聽起來的共鳴是不是我們真正要的感覺。不過有時候也會遇到樂器彈出來感覺很可以,但是由人聲唱出來的共鳴感覺就會是不太和諧,那麼就要再做更多的調整。

以台灣的獨立創作樂團來說,團員之間彼此『尬團』的情形很常見,例如某個團的吉他手可能同時是另外樂團的主唱,某個鼓手可能同時擁有三個團,這樣尬團的情況在阿卡界也會出現嗎?

『尬團』這件事,在阿卡界其實是難度非常高的,因為唱阿卡團非常要求彼此聲音的契合度與默契,如果跟一個沒有很長時間一起練習的團一起唱的時候,就算大家的音準都很準,但聽起來就是會沒有那麼合,所以非常需要時間去練習醞釀的。

所以阿卡界會有跨團的現象,多半只有在友團演出時的臨時代打幫忙,但是大部分來說那樣的表演品質都不會非常優質!因為阿卡團所有聲音都是人聲,不像樂團的樂器可以由不同人來做彈奏,合聲聲部要找到共鳴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所以阿卡的團員很難變更或立刻被取代!

2017 奧地利格拉茲國際現代阿卡貝拉大賽﹝爵士組世界金牌冠軍﹞

出國比賽或表演有沒有遇到過什麼特別或著覺得跟台灣很不一樣的經歷?

五月份去莫斯科歌唱節比賽,感覺滿深刻的地方,就是當地的人們都很喜歡音樂,我們走在城市裡,可以明顯感受到音樂或各種文化的素養氛圍,都是豐富的存在於各個城市角落。人們很習慣這些藝術是生活種常見的一部份,不是一定要到特地場所才能接觸到想要認識的藝術。

此外歌唱節為期11天,並且有30多個舞台分佈在城市的各個角落,總共將近200個團體每天在不同的舞台表演。當我們在表演時,能深刻感覺到群眾都是真的非常喜歡音樂,而且是喜歡各式各樣的音樂,所以幾乎看不到有人會在表演中途就離開的,都會聽到演唱結束並且給出很正面的回應,那會讓我們感覺到很開心,跟台灣比起來,這是讓我們最深刻的印象!

2019 莫斯科春天阿卡貝拉國際歌唱節 Moscow Spring A Cappella Festival 第三名

 

你們表演時後會不會因為不同的歌曲,而去使用不同型號的麥克風嗎?

一般來說唱的部份幾乎都是由音控師去做調整,所以對阿卡的表演,『試音』就變得非常重要,但是音控師能做到的部份非常有限,80%以上的表現還是完全都在自己聲音的控制。

只有在人聲節奏的部份會使用不同的麥克風型號,主要是頻率的展現,純唱的部份就不太會有不同的麥克風做更換。但我們對於演出會要求麥克風的頻率解析度以及表演品質的穩定度,所以在表演或比賽時,我們都還是會帶著自己的麥克風以及音控師,讓聲音做最好的發揮!

目前台灣的阿卡的環境與國際比較的情況

其實對於阿卡圈來說,全世界都是一樣的處境,除了幾個真正超級有名,一直在世界巡迴的大團外,其實碰到的問題都是一樣的。

對於台灣與國際相比,真正的差別就只是國外團體比台灣還早幾年開始發展阿卡,市場發展相對也比較大。只是阿卡對於整體音樂類別,市場真的是很小眾,就像爵士樂的市場已經很小眾了,但是阿卡市場則更是小眾。

所以全世界唱阿卡的人,都是真的很愛音樂也很愛這樣的表演形式,才會加入阿卡圈。並且在這個圈子努力耕耘,全世界在這個圈子的人,也都一樣非常辛苦地在撐著,支撐到真的無法再堅持下去為止,因為不想放棄這麼熱愛的歌唱表演,此外在阿卡圈的人,大家都唱得很開心!

未來的計劃或展望

預計今年下半年會舉辦專場,請隨時關注我們的網路社群動態,屆時歌迷朋友再前來觀賞!

 

文字編輯 / 黃祥瑾  (台灣搖滾映像誌 編輯部)
影片照片 / 歐開合唱團 O-KAI Singers & 網路新聞 & YouTube

———————————————————————————————————————————-

歐開合唱團小檔案

微真 Jen / 女高音 Soprano
孝恩 Sean / 男高音Tenor、人聲打擊Vocal Percussion
芭塔 Pata / 女低音Alto
嘿嘿 HeyHey / 男低音Bass

歐開合唱團(O-Kai Singers)成立於2004年,曾受邀至北京、上海、桂林、東莞、無錫、常州、香港、澳門、韓國、日本、新加坡、加拿大、法國、德國、英國、芬蘭、荷蘭、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越南、柬埔寨等城市巡迴演出外,更創下華人最高獲獎紀錄,囊括海內外多項國際大獎。

重點關注
2019《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榮獲美國 Global Music Awards
2019《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入圍臺灣第30屆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獎﹞
2019《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獲得美國CARAs﹝最佳亞洲專輯獎﹞
2019《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獲得美國國際設計獎平面類金獎
2019 莫斯科春天阿卡貝拉國際歌唱節 Moscow Spring A Cappella Festival 第三名
2019《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專輯入圍美國CARAs ﹝最佳民俗/世界專輯﹞﹝最佳亞洲
專輯獎﹞
2019《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專輯獲中國郵差-Tmca推薦年度最佳專輯
2018《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專輯獲得中國華語音樂傳媒大獎下半年第四名專輯
2018 發行第二張專輯《南方靈魂 Some People Say》

2017 奧地利格拉茲國際現代阿卡貝拉大賽﹝爵士組世界金牌冠軍﹞(史無前例由華人獲獎)
2016 台灣國際重唱藝術節-世界盃現代阿卡貝拉大賽﹝金牌第一名﹞﹝最佳主唱獎﹞﹝最佳舞台
呈現獎﹞

2016 菲律賓薄荷國際合唱節比賽(BICFC)-流行音樂/爵士音樂﹝冠軍﹞
2016 ⾹港國際無伴奏合唱比賽-公開組/人聲樂團(國際賽)﹝冠軍﹞

首張專輯《O-Kai A Cappella》獲:台灣第24屆GMA金曲獎 2013﹝評審團獎﹞﹝最佳演唱組合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三項大獎

台灣第24屆GMA金曲獎 2013﹝最佳新人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最佳編曲人獎﹞提名
美國CASA評選為CARAs 2013﹝最佳爵士專輯﹞
台灣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 2012﹝年度十大專輯﹞

*GMA(Golden Melody Awards)金曲獎,是華人地區兼具榮譽和影響力的音樂獎勵活動。*CASA(The Contemporary A Cappella Society)美國現代阿卡貝拉協會,具公信力的現代阿卡⾙拉非營利推廣組織。*CARAs(Contemporary A Capella Recording Awards)全球唯一的無伴奏合唱錄音獎,堪稱阿卡貝拉界中的葛萊美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