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熊專科-由吉他手包子、貝斯手海狗、鼓手Andy以及鍵盤手安西所組成偏日系的後搖演奏團,四位不同背景不同領域的樂手組成,每個人在樂器演奏或現場表演上都有極豐富的經驗。

      唐貓-由阿蘭與高真雙主唱、貝斯手三智以及鍵盤手少瑜所組成的中文R&B創作團,前身為政大金旋獎創作組冠軍的Space Cake。兩團都有深厚的創作功力,也都在創作的路程中獨自發展出強烈獨特的自我風格,這次我們邀請他們,從他們特殊的眼光,來看看近年台灣音樂的潮流轉變。

現今台灣青年聆聽習慣與環境

      現在大部分的年輕人的思想傾向,聽獨立創作樂團居多,這潮流的形成,唐貓的主唱高真認為,曾經有段時間很多大公司所製作出來的華語音樂,都有一種既定形象。還有另一點,就是現在的環境下,製作音樂的入門門檻降低,入手一台電腦就可以製作出一些簡單的Demo。所以有一種思維是-"去聽這些獨立創作的音樂,就像是在幫自己的機會說話,在兩方的影響下,讓年輕人更會去聽獨立創作樂團!

      體熊專科的吉他手包子因為自身有在做吉他教學,也有接觸到很多學生族群,就他的經驗來看,他覺得學樂器的青年如果在學校加入了吉他社或熱音社之類的音樂性社團,他就會比較容易接觸到自己創作音樂或錄音,所以對於獨立創作的音樂會更容易擁有共鳴,再加上近幾年音樂祭蓬勃發展的數量,讓越來越多年輕族群更容易接觸到這樣的音樂。

華語音樂環境對兩團的影響   

      現在華語音樂的環境,在網路資訊以及各方面的推移與影響下,有越來越多創作者,因為獨特又極具風格,在聽他們的音樂時,會有種中聽不太出來受華語流行音樂影響太多(如本屆金音獎也有入圍的大象體操、百合花與落差草原WWWW),唐貓與體熊專科兩團的音樂也有類似的感覺,也都算是在台灣樂壇之中風格比較少見的存在,雖然聽起來如此,團員們也分享了些華語音樂對自身的意義與影響。

唐貓 阿蘭 :「聽音樂的影響對我來說比較像是階段性的探索。」

      在學習音樂的過程以及成長的過程中,阿蘭覺得對音樂的喜好,會有個階段性(例如學吉他時,會因為接觸吉他而去聽很多以吉他為主的音樂),在這些不同階段的探索中,會慢慢找到自己比較擅長也比較喜歡的東西。像是他自己很喜歡陶喆,所以會去聽陶喆說過的話,以及去喜歡陶喆所喜歡的國外經典歌曲,這些音樂對阿蘭來說都是成長過程中的影響,唐貓團員們也都很喜歡周杰倫,所以阿蘭覺得華語音樂在唐貓樂團中一定都還是對團員有階段性的影響。

唐貓 三智 :「華語音樂對我們來說,是我們內在中的其中一項養分!」

    三智認為在華語音樂的環境中,很多人練樂器時都是從五月天或張震嶽等歌手的作品開始學習起,唐貓的成員們也是如此,這些人也成了唐貓音樂的一種底子,因為有這樣的底子,慢慢在彼此間的腦裡開始發芽後,就能去尋找自己喜歡的生長的方向。

體熊專科 海狗 :「我覺得吸收音樂,就像是一個角色養成的遊戲。」

      體熊專科每個人的成長過程,都有不同吸收的脈絡。海狗開始彈Bass的時候,說自己會很容易開始往Bass比較有趣的音樂去聽;包子與Andy都有在其他地方用另一種面向去呈現吉他手與鼓手的角色;安西也是受過正統爵士音樂學習的薰陶,於是每個團員都在自己接觸到的環境中被養成對玩音樂的習慣,也因為所有團員的背景不一樣,所以組團時又是另一個養成的過程。

     關於之後要做的作品,體熊專科也提到,下一張專輯甚至是下一首歌會長什麼樣子,其實他們都不知道,因為在創作與磨合的過程中,會一直改來改去,樂團這樣的角色組成,還會一直這樣演進下去,在這樣的演進中,團員們表示現在最能明確確定也不會變的,就是體熊專科會繼續以"演奏團"的形式走下去!

推薦本屆金音獎入圍作品

      從近3年的金音獎來做觀察,可以發現入圍作品的廣度,真的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多元,精采程度也是每年有增無減,金音獎也會,也會出現意想不到的作品(例如去年入圍最佳嘻哈專輯的鍾翔宇-砲打司令部)。而聊到今年第十屆金音獎的所有入圍作品來說,唐貓與體熊專科覺得最特別或想推薦給大家聽的,幾乎都一致推薦新生代樂團”百合花”!

體熊專科 包子「在入圍之前,我就有看過百合花跟荒山茉莉一起拍的一個live session影片當下一聽,就覺得他們是風格超級強烈的音樂人,馬上就記住了,後來又聽到百合花的錄音作品,更覺得他們真的滿厲害又滿特別的。當我們沒有聽過一個歌手或樂團時,你可能會有一個既定印象的投射,例如知道百合花是唱台語的樂團,就會想到其他一些台語的樂團的樣子,真的聽到他們時,才知道是完全超乎我想像的樣子!」

唐貓 少瑜「覺醒音樂祭時有看到百合花的現場,就覺得他們是一種非常不一樣的存在!」

唐貓 三智「百合花其實我從很久以前就在Follow他們了,很久以前有去比政大金旋獎時在台下看到,就深覺得這團以後一定會有一番作為,他們跟其他參賽者的落差真的太不一樣了!」

體熊專科 Andy「因為我自己比較會聽跟體熊專科類型較接近的團,我想推薦一支我自己覺得非常特別的樂團-13月終了,曾經看過他們的Live,對他們印象深刻,這次有看到他們入圍金音獎,再去聽他們最新的作品,覺得比起以前有很大的進步!」

     百合花樂團這次金音獎入圍了四項獎項,其中也有跟體熊專科重疊<最佳搖滾專輯>,從團員對於百合花的讚賞看來,最後百合花樂團也得到眾評審的青睞,奪下<最佳搖滾專輯>,這也是令人高興的結果!

過往與其他音樂人的合作經驗

      體熊專科與唐貓不論是樂團或樂手個人,都有很多與其他歌手樂手合作的經驗,如體熊專科因為編制的關係,在一些表演場時常會跟其他歌手合作(例如江松霖、女孩與機器人的Riin、詹森淮)。這次《Topic 2: 關係 Relationship》專輯中沒有人聲,但在歌曲<With my confession, holding the pieces of crimsoned mind>中有加入了謝明諺老師的Solo。

      唐貓不久前才發表跟異鄉人一起合作的歌曲<12345>,之前也有跟渣泥ZANI 的主唱羅西合作<水男孩>,而唐貓與羅莎莎合作歌曲<我又忘了>之中也有謝明諺老師的薩克斯風。在這些過往的合作經驗中,兩團都一致認為謝明諺老師是最特別也最棒的一次合作經驗。

體熊專科 包子「在錄音室時,當謝明諺老師的那段Solo一下,我已經完全無法注意我自己的吉他了,等到錄音結束後,我覺得跟這樣的人一起合作居然是我的工作這件事情,我心裡由衷感謝!」

唐貓 三智「正式錄音的時候,謝明諺老師錄了8軌給我們挑,我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根本挑不出來,每一段都完美!」

唐貓 阿蘭「我聽完後一直在想著想要找機會,偷偷把謝明諺老師的那8軌全部Copy到我的筆電裡回家聽,每一軌都想要留下珍藏」

體熊專科 海狗「他真的太自由了,樂器的表達就像說話一樣,已經完全內化成自己的語言型態,這是我所能想像對於彈樂器這件事能做到的最高境界!」

      從以上這些描述,可以感覺出兩團對於謝明諺老師的景仰與佩服,專訪的過程,在現場看到他們所描述這些話語時的表情,更是能體會到在回憶與謝明諺老師合作時的他們,全都彷彿看到了真正的神人!而謝明諺老師這次金音獎也入圍了<最佳樂手>、<最佳爵士專輯>以及<最佳爵士單曲>三項獎項,最後也更是奪下了<最佳樂手獎>!

淺談樂團[風格]所代表之意義

      以台灣音樂圈的兩大金獎來說,金曲獎獎項主要是以語言來分類別,金音獎的獎項則主要以風格來分類別,但"風格"本身就不是有完整定義框架的一個詞彙,而且各種音樂風在不斷的融合與演變發展下,有些音樂的定義變很難用風格來明確定義。2018年的金曲獎中,陳珊妮在一段引言中說到「我們必須不斷重新定義流行音樂」,這絕對不單是只有金曲獎以及金音獎評審們或聽眾該去做的事情,這個不斷重新定義還需要創作者對於自身作品的理解,身為創作者的體熊專科與唐貓,對於自身樂團所代表的風格都有滿有趣的見解。

      體熊專科不管是在音樂祭或樂迷的分類裡,容易被定義成"偏日系的後搖",但其實在體熊專科的自我介紹裡,最常說自己就是"喜歡後搖、喜歡日搖也喜歡即興的四個人"!

體熊專科 海狗「其實我很難去想像一個音樂人要做音樂的時候,去想著覺得自己要創造出什麼風格的音樂,說穿了就是自己覺得好聽的東西,或去達成自己想像的樣子,對我來說那個風格,不是一個自己原本設定好的框架。」

體熊專科 包子「我們只是試著把我們喜愛的東西,用我們自己的方式去說話,做出來的東西,到底能不能被定義成後搖或日搖,我想這件事很難說。」

      包子跟海狗會這樣說,是因為體熊專科的四個團員聽音樂的脈絡其實都很不一樣,包子受到很多日本樂團或很多Hard Rock的影響,海狗曾受到Punk還有Red hot chili peppers樂團音樂的影響,Andy受到美式搖滾的影響較多,安西更是經過爵士樂的學習,四個人在很不一樣的範疇中去碰撞出一個交集,那個交集的東西,對體熊專科來說是很難用既有的風格類名詞去精準定義出這就是後搖、R&B、還是Fusion…,那交集出來的產物,其風格,就是"體熊專科"。

唐貓 三智「當我們真的想要去找一個框架套在我們身上時,才發現好像怎麼套感覺都不太對。」

      入圍了<最佳搖滾專輯>的體熊專科還有入圍<最佳爵士藍調專輯>的唐貓,對於自己入圍的獎項冠上的風格名稱,兩團都開玩笑地表示有點點心虛。唐貓說其實仔細一聽就能知道專輯的第一首Intro就根本不是R&B。對於體熊專科來說,金音獎因為風格的分類,當時在報名的時候跟唐貓一樣都苦惱了一下,但團員們有經過一段討論,最後的結果是四人都認為,如果真的要用現有風格的詞彙來區分體熊專科作品的話,"搖滾"這個範疇還是與自己重疊度最高的!

      對於自身風格性非常強烈的樂團,海狗認為”大象體操”或著”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就有種很明確的只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這樣樂團自身帶有的明確性,兩團都認為自己目前的階段還在摸索或塑形,但對自己樂團特色都還是抱有著某些明確的態度。

體熊專科 海狗「畢竟我們才發了一張完整的專輯,我不敢說在專輯中看到多強的明確性,但在創作的過程中,我們可以很明確知道我們不要什麼。(例如不要人聲不要歌詞)」

體熊專科 包子「我相信每個創作者都一定有屬於自己的特色或氣質的東西,這東西會透過越寫越多或越演越多後,去強化這個獨特性。所以獨特性一定會有,只是強弱或深刻度的分別,這就是我們現在要努力的方向之一。」

唐貓 少瑜「我覺得我們團Vocal的部份非常有趣,我們的態度有點像是在樂團中把人聲也當成樂器的一部份看待,我們常在創作時能做出或搭配出一些很特別很奇妙的聲音,這些Vocal的延伸,就是我們的特色!」

      關於風格的話題,原本不熟識也沒見過的兩團最後彼此聊了很久,兩團都對於自身特色與經驗都有深入屬於自己的理解方式。風格的分類這件事情的存在,的確有它的功能意義性,在樂團要用言詞介紹或展示自己時,可以讓人們有一個概括的想像,在用串流音樂的聆聽時,也可以做某種程度上分類的整理,對於要尋找或探索的人來說,是很方便的區分,雖然很多風格是比次互相重疊,但至少在這件事情上,唐貓與體熊兩團在音樂與在訪談中,都展現了不會被"風格"這個框架給侷限住的自由態度。

      兩團若都照著自己的步調與思考繼續發展下去,未來一定有機會可以強悍到讓自己的團名成為一種風格的名詞,當有人說出我想玩”唐貓”或”體熊專科”的音樂類型時,所有人都知道那就是一種不屬於任何框架的”風格”!

文字編輯 / 黃祥瑾  (台灣搖滾映像誌 )
照片紀錄 / Allen Lin (台灣搖滾映像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