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g的新專輯《Bondada》,光封面視覺上Suming的大橘頭就能嗅出Suming這次所想些不一樣的突破與企圖,從圖騰樂團開始,Suming就會將原住民特有的文化融入音樂中,不斷創作與這片土地或自身文化有關的音樂,這一次的新專輯,則是在試著去追尋與正視一個屬於這片土地才有的節拍。

舒米恩 Suming 《Bondada》專輯封面

一直以來,中文流行音樂世界的大部分聽眾,其聆聽習慣或研究方向,都是比較著重於歌詞與旋律,我們可以找到像是楊弦以詩入歌的創作形式怎麼影響80年代的民歌時期的音樂至今。可以追溯出新台語歌運動時期,林強與黑名單工作室,在當時創造的台語歌的形態,又是如何改變所有90年代後,台語音樂創作的變化,可以探討出2000年時,周杰倫的第一張專輯,是如何打破華語音樂市場的框架與界限。

在華語音樂上,開創那些可能性的脈絡,但在自身「文化」與「節奏」,這件事情的探討,在華語音樂圈卻是很少聽到過,中文流行音樂的作品中,從節奏主導歌曲的例子似乎比較少見,也更少聽過有人去追溯或研究。

舒米恩Suming_《Bondada》專輯融合了台灣風味節奏與現代流行

BON-DA-DA的節奏追溯起來,大概是台灣50多年前左右,所開始流行的音樂節奏,但具體這節奏從何而來似乎已不可考,只能確定這是生長於台灣、只屬於台灣的節奏,而從那個時候到現在,許多經典歌曲如〈來去台東〉、〈台灣好〉、〈甜蜜蜜〉等無數作品中,都能聽到這樣類型的節奏,這個節奏,無所不在也太過自然地烙印在台灣人的聽覺記憶中,但卻從來沒有人給這樣的節奏一個正式的名字,也沒有正視這一條脈絡的存在,於是Suming開始以BON-DA-DA節奏作為創作基底,用同一種節奏貫穿了專輯中所有的創作。

專輯開頭曲〈我的左耳〉就像是要帶著破題的企圖一樣,宣告這就是一張帶著電音、民謠與原住民傳統樂曲專輯的開端,而歌詞中“我的左耳 / 好像有聽見 / 熟悉的節奏還在重複出現”,裡面所提到 “熟悉的節奏” 應該就是在說BON-DA-DA的這個節奏,這一首歌的歌詞便是描述了關於聽覺上的思念,我想也間接表達了BON-DA-DA節奏存在台灣所有人的聽覺記憶之中。

這張專輯在歌曲主題上定調為思念,[因為思念的時候,最容易浮現對方的臉]- Suming這樣認為,所以專輯的每首歌名都是臉上的每一個部位,從左耳開始,所有的歌名可以拼湊成一個完整的臉。

Suming在〈美人尖〉的歌詞中的描寫穿上部落彩虹衣服的動作時時,最後的動作是戴上美麗頭飾,這最後動作的視覺便留在記憶中,這是畫面感與想像性非常鮮明的一段描述。

非常動感的EDM舞曲〈下巴〉是Suming在一次看到打棒球的球員彼此見面時,會有種打招呼式地把臉輕仰一下,他覺得這是那些球員對於打棒球的回憶很驕傲也很自信的動作,便把這種感覺寫進歌裡,這兩首歌的讓我不得不佩服Suming在生活中觀察的細心與感觸之豐富,而〈美人尖〉也是專輯中BON-DA-DA節奏最搶眼也最鮮明的一首,相反的是〈側臉〉則算是專輯裡BON-DA-DA節奏比較不明顯的一首歌,把BON-DA-DA的節奏藏進了吉他編曲裡,雖然節奏性的聽覺上比較不明顯,但歌詞上是整張專輯對於主軸”思念”的表達最直接也最強烈的一首。

〈鬍子〉所表達的思念比較純粹也較悲傷,似乎為了表達這樣的悲傷,Suming在這首歌中唱得比較用力,雖說整首歌的悲傷程度不會讓人感到難過流淚,但吉他與手鼓的律動卻能讓聽者從頭到尾的情緒,一直被牽帶著走。

〈皺眉頭〉則是搭配著很電玩感的電音,非常可愛活潑的一首歌,之前Suming在家鄉都蘭的豐年祭上表演時,部落內的青年拿這首歌來編舞,之後每次表演這首歌時,Suming便會帶動跳上一段,看過那可愛直接的舞蹈,讓這首歌聽起來更是充滿原住民族的生命力與能量,那能量像是Suming從圖騰樂團時期,充滿著活力與熱情,一直延續到現在都還沒有任何減退。

同樣散發著強烈阿美族氣息的還有另一首〈善良的味道〉,這首歌的編曲全是樂器原音,包含了阿美族排笛與其他傳統樂器,歌曲間夾雜的原住民族OH~HAI~YA的虛詞吟唱,還有整首歌的合聲,編法相當的精采。

另一首編入阿美族樂器的〈好好說話〉,在這首歌裡BON-DA-DA節奏便是由阿美族的排笛帶入,後面加上那卡西式的電子音,還有人聲Auto-tune效果配上曲間林班歌式的原住民吟唱,全是一堆明明是非常民謠非常有年代的元素,但在加入電子音樂創作人黃少雍的編曲下,這些元素的搭配卻成了非常現代甚至帶點未來感的聽覺,少雍真的是極其厲害的奇才。

還有一首〈眼睛壞掉了〉也是由黃少雍編曲,是聆聽這張專輯中最喜歡的一首,[世界上沒有不美麗的事物,只有不美麗的眼睛]出自2008年Suming參與演出的電影”跳格子”中的一句話,那麼如果眼睛壞掉了,那就看不到不美麗的事情了,單看歌名實在很難聯想到歌詞會是如此溫柔的方向,如此溫柔的歌詞也很難聯想到編曲居然會是電子舞曲的節奏與整首歌全Auto-tune的人聲,完全是90年代末流行的音樂製作手法,滿滿反差感的東西聽起來卻是滿滿的驚喜,我認為Suming在這張專輯的電音表現比起曾經的電音作品如〈美少女〉或〈年輕人〉明顯更”電”,也更精采與豐富,但在這樣的表現下卻也完全沒有減少Suming音樂中一直以來,夾帶著阿美族或與台灣這塊土地連結的味道。

〈我想做個夢〉是專輯最後一首歌,也是專輯裡唯一與思念也與臉部無關的歌,但卻是裡面最溫柔的一首,這首歌的旋律像是台東海上吹來的風,Suming真誠的聲音,像是這陣風吹過後便能撫平所有的痛般那樣溫柔這樣的歌,放在專輯的最後一首,讓人感覺前面訴說的所有思念都像是在這首溫暖的收尾裡得到了慰藉。

聆聽完整張專輯,我試圖回顧過往,中文音樂世界中,是否有出現過整張專輯歌曲全都是用同一種節奏型態作為創作基底的作品呢?我想不到有誰真的曾經這樣做過,而Suming不僅這麼做了,還把專輯名直接就取名為所使用的節奏名稱,這樣的做法會讓人在聽的時候不自覺地會想要去跟著數拍子,聽出每一首歌的BON-DA-DA的節拍,甚至更仔細地注意去聽出BON-DA-DA是哪一個樂器聲部在帶,是在聽專輯之前沒有想到會出現的聆聽上的另一種樂趣。

台灣作家鍾肇政先生曾經對鄧雨賢 (〈雨夜花〉、〈望春風〉等經典老歌的作曲者) 作品的形容:「這些曲調實在是純粹的”台灣的”,是與當時的台灣人的血液之流同其節拍、同其旋律的。」

Suming的這張專輯《Bondada》,也在試圖用現代的聽覺習慣,保留他生命經驗中所感受到屬於台灣人的節拍,做出一張我認為多元、精彩,並且未來再回頭看時絕對可以成為屬於現代承先啟後意義作品之一的專輯。

我想從這張專輯以後,說不定BON-DA-DA這個詞便在中文流行音樂史上成為了這種節奏的正式命名,也成為台灣人記憶中所認定的真正"屬於台灣人的節拍”!

ˊ撰文:MAXMUSIC音樂誌 / 黃祥瑾


Bondada-ing 節奏進行式巡迴演唱會

台北|2020/3/06(五) 20:00 @ Clapper Studio
台北|2020/3/07(六) 20:00 @ Clapper Studio
高雄|2020/3/14(六) 19:00 @ SPERO 高雄

⇢ 台北場 iNDIEVOX https://reurl.cc/vnM7WN
⇢ 高雄場 KKTIX https://reurl.cc/YlxeXx